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授权翻译】【蝙蝠侠】Is it Just Me莫非只有我·章1

原文中斜体字部分,以//格式标出

 

 

 

 

标题:Is it Just Me莫非只有我
原作:蝙蝠侠
作者:Madni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布鲁斯·韦恩/杰克·纳皮尔,哈琳·坤泽尔/潘蜜拉˙伊丝莉,迪克·格雷森/杰森·陶德,杰克·纳皮尔/爱德华·尼格马,哈琳·坤泽尔/杰克·纳皮尔,布鲁斯·韦恩/塔利亚
等级:E
警告:F/M,M/M,F/F,暴圌力描写,强圌暴/非自愿,未成年,无斗篷AU,自我伤害,性暴圌力/虐圌待/强圌暴,身圌体损毁
摘要:心碎孤单的布鲁斯,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哥谭市的一家小酒吧内,试图借酒消愁。但当他结识了一名年轻的艺术家,并在他的公寓内过了一夜后,他整个世界都被颠圌覆了。
注释:灵感源于Hinder的《Is It Just Me》的重播部分
原文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7830/chapters/2119114

 


章1:

 

布鲁斯手指敲击着吧台桌面,盯着面前那杯未喝的威士忌。他在考虑现在该离开了——叫阿福过来,坐车回家。但随即她的脸从他的记忆中闪现,他重又陷入愤怒——抓起酒杯让液圌体灼烧他的喉圌咙。玻璃杯撞击桌面的脆响已重复了多次。

他漠然看着有谁走向吧台,探过身向侍者说了些什么,后者点点头,转身去调酒。那个男人——至少布鲁斯觉得对方是个男人,不好说,对方相当地瘦——笑着接过高脚杯并谢了侍者,然后扫视周围并且——仅花了一秒的时间——对上布鲁斯的眼睛。

凝视持续了一分钟,直到布鲁斯移开视线。男人的微笑收敛了些,然后他转向侍者。

片刻后,另一只杯子出现在布鲁斯面前。他看向侍者,对方朝一边偏了偏头,示意是那个正坐着喝酒的男人。那人笑了笑,冲布鲁斯微微摆了下手。有那么一刻,世界静止了。布鲁斯可以不理会他,考虑到他目前正处于非常时期的心情状态,这个应被允许——或许他可以举起杯,并且也许,只是//也许//,他可以放纵一会儿。

布鲁斯不知何故——永远也不知道——但他握住了那只酒杯,举起来,对那男人微微一笑,然后仰头饮下。他得到了一个回笑,以及扫视着他身旁的空吧凳的视线。布鲁斯笑了——从某种角度而言//明白//那男人为何会端着酒杯走过来,坐在了他身边。

“谢谢。”布鲁斯说,把剩下的半杯酒也喝完后,将杯子搁在吧台上。男人笑了笑。

“不客气。你看起来挺需要再来点儿酒的。”布鲁斯看着他,拿起了另一杯。对方有张漂亮的脸——虽然两侧有着讨人厌的伤疤。那本该让他看起来非常吓人,布鲁斯肯定,但那些褶皱的皮肤从某种角度而言似乎更适合他。

“的确。”布鲁斯说,喝完酒后,把杯子放在吧台上。

“失眠问题?”

“感情问题,好几年了。”布鲁斯说,那人同情地摇了摇头。

“某人离开你了?”

“有那么明显吗?”那家伙笑了笑——他的笑声柔圌软得像歌声一般,令布鲁斯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温暖。

“噢,当然。”他说,放下酒杯,上半身探在吧台上——他脸旁和脖侧的头发,蓬松的绿色并打着卷儿,因这个举动而从肩头上滑落,“你这副模样就像是有谁把你的心脏给撕圌开了,扯出来一半,就这么悬挂着,小蛋糕。”

布鲁斯笑了,一个真正的笑。他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男人咧开嘴,又喝了一口,翘圌起二郎腿,每下晃脚紫色的鞋跟都会撞到桌子。布鲁斯花了点儿过长的时间打量着那条纤瘦的腿,从脚尖到大圌腿圌根处,裹圌着已褪色的膝盖处被磨破了的紧身牛仔裤。布鲁斯感觉到那双绿色圌眼睛在注视着他,于是迅速收回视线,但如果那男人是介意自己在看他,他也并没有说出口。

他们点了一杯又一杯,男人推开自己的空杯子,和布鲁斯共饮,而后者的视野正越来越模糊。

“你叫什么名字?”布鲁斯放下空杯问,他的视线游圌移不定,花了一秒对上焦距。男人微微一笑,放下酒杯,伸手玩着自己的卷发。

“杰克。”他说,笑容莫名有些羞涩。布鲁斯盯着那头绿色的卷发,然后伸手,勾过其中几缕。杰克的笑容变得更真圌实了,他的睫毛开始合上——深金色,暗示了掩藏在绿色染发剂下的真圌实颜色。他的头发出奇地柔圌软,布鲁斯因男人的愉快表情而笑起来。

“我是布鲁斯。”他说,在失态之前抽回手——虽然他肯定自己//已经//失态了。

“啊,布鲁斯。”杰克说,接过调酒师递来的一杯新酒,“致忘记被伤碎了的心。”

布鲁斯抬起自己的杯子笑着灌下。

“我该去叫车了。”他说,酒馆内的人越来越多了,他没那个兴趣去憋出幽闭恐惧症。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法开车。

“你为什么不去我家坐坐呢?”杰克提议,“就在隔壁街区。那样更快点儿。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但我快饿死了。我们可以点份披萨什么的。或者中餐。”

布鲁斯不确定自己在那一刻接收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什么。也许是那双绿眼睛里的明亮,或者是那双圌唇的微微扬起,脸边的疤痕被扯开的模样——或者是印象里那出奇地柔圌软的头发。但他对他笑了,并且只说了一个字。

“好。”

一路走来还不错——哥谭现在正处于温暖的春季,五月花正新鲜绽放。布鲁斯的手插在兜里,走在杰克身后,看着对方的绿色T恤顺着那副轻圌盈柔圌软的身圌体摇曳着。

他们进了某处破旧的公寓楼,开始爬楼梯。“电梯就从来没动过。”他耸耸肩,所以他们只能爬楼梯。三层阶梯与一处遍布裂痕的走道后,他们停在一扇门外,杰克摸索着钥匙。布鲁斯掏出了自己的手圌机看了看,此时杰克正进了屋。

“一条规矩。”他说,抓回了布鲁斯的注意,“把那东西拿走,在你离开之前都别去看它。那会让你想起她,随便她是谁——摆脱的重点就是//忘掉//。”

布鲁斯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圌机扔回口袋,踏进屋内。杰克锁上了门,布鲁斯环顾着四周。左边是厨房,如果他直接走进去就能看到一间小客厅。墙壁是丑陋的灰白色,可能刚被整修过,挂满了各种艺术作品——摄影,素描,油画,乱七八糟的一堆并镶了框架。他打量的时候杰克绕过他进了小厨房,将钥匙丢在柜台上,拉开冰箱四处翻找。

“如果看上去有点儿乱,那么抱歉。”他说,布鲁斯正脱掉鞋子朝客厅走去。褪色的黑色印花旧沙发,对面靠墙有台电视。窗户前竖着一架巨大的画架,正画到一半,一张小桌子上散落着笔和颜料。

布鲁斯看着某副还未完成的画,上面是杂乱的线条与彩色的斑点,然后看向墙上的其他作品——也是类似的内容,即使能看出来在风格创作上有尝试不同。

“你是个艺术家?”他问,与此同时杰克正走过来,手里握着两罐打开的啤酒。他将其中一罐递给布鲁斯,喝了一大口自己的那份,耸了耸一边肩膀。

“我只是在复述我看到了什么——我感觉到了什么。”他表示,“不过,没错,我想我是吧。这能帮我付清账单以及其他东西。虽然有时候付不太多。”他走到沙发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圌机,“你介意披萨吗?”
“不。”布鲁斯灌下一大半啤酒,同时意识到自己确实饿了。他的视线顺着墙壁漫步——众多的人物肖像,浓圌密的线条与肆意的色彩,年轻的家伙们——要比布鲁斯年轻。

他打量着其中一幅,上面是一位金发女孩,有红色从一只眼睛下圌流圌出来——另一只流的是黑色。这幅画被镶在框子里,下面标有乱糟糟的引用:

“//疯狂是紧急出口。//”

“差不多需要二十分钟。”杰克说,布鲁斯回头看看他。杰克微笑着望向布鲁斯正打量着的那张画像,然后喝了口啤酒。

“那实际上是一套系列的。”他说,“大部分现在还在仓库好好存着——我是说原作。卖的是复印件。我只是特别喜欢她的画像。”

“女朋友还是什么?”布鲁斯问,走过来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杰克大笑着将啤酒放到地板上。

“她如果听到你这么说会高兴炸。不,只是好朋友。一起上过哥谭大学,她居然还考上了博士。聪明的小东西——也是个棒极了的模特。总是穿着件小丑装(Harlequin suit),就好像她没有其他衣服了一样。”

他咧嘴一笑,而布鲁斯感觉到还有什么比这更深层次的东西——但他没问出口。毕竟,就算酒精再怎么淹没他,他也清楚这里不是自己的位置。

杰克伸了个懒腰,将腿轻轻地搭在布鲁斯的大圌腿上,拱起脊背,骨头因这个姿圌势而咔咔作响。布鲁斯翻了翻眼睛,对方倒是似乎早就太过亲圌昵了。他将啤酒放到地板上,头往后倚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睛。杰克温暖地贴着他——他喜欢这种温度,真的。刚好足够温暖,令人惫懒,他的手指沿着对方被牛仔裤包裹圌着的小圌腿抚圌摸圌着,感受着指下隔着布料的肌肉。杰克略微挪了挪位置,看着他,愉快地笑起来。

布鲁斯睁开眼,盯着天花板,手顺着杰克的膝盖,抚到大圌腿中部,然后再滑圌到腿肚。他的眼睛扫向杰克,看着他,同时手再次往上抚去,只是这次略高了些——而杰克的眼睛也在注视着他,沉稳,绿色,火圌热,并且令布鲁斯的胃部揪紧了。

他不知道自己那刻在想什么——他真的永远也说不清——但他移了过去,俯身伸手探进杰克的发间,将他拉近。那一刻布鲁斯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犹如鬼魅般贴着他的嘴唇,随后杰克填补了这点小空隙,亲圌吻上他,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

布鲁斯将他压在沙发上,两人的胸口与双圌腿都纠缠在了一起。杰克拱向他,同时舌圌尖轻掠过布鲁斯的嘴唇——那双嘴唇迅速迎合上来,同样伸出火圌热的舌纠缠上杰克的。杰克紧紧揪住布鲁斯的衬衫,同时臀圌部贴合着他。布鲁斯在这种摩擦之下,感觉到了有什么又热又硬的东西,正抵着自己的鼠蹊部。

杰克的味道像是酒精——那些小杯烈酒,他起初所点的长岛冰茶,以及现在的啤酒的强烈的混合。他将布鲁斯灌醉了,令他头脑晕眩,呼吸急促,像是个陌生的自己。布鲁斯一手滑圌下他的身侧,探圌入他的衬衫下摆,将手贴在他温热柔圌软的皮肤上。杰克在他口圌中呜咽一声,布鲁斯笑起来,用自己的胯部压住对方。他忘记了所有的防备,忘记了眼前这是个陌生人,一个男人,而那些手指正握在他牛仔裤的裤腰上——

然后敲门声响起,接着是说话声——声音大得足以惊醒他们两人。吻被打断,布鲁斯撑起身,两人对望了一会儿,迷惑地眨着眼,然后彼此分开杰克迅速站起身而布鲁斯则坐直了伸手去够啤酒并灌完了剩余部分因为//自己他圌妈到底在干什么//?

片刻之后杰克回来了,抱着一只披萨盒。他把盒子放到地板上,坐到沙发上盘起腿,拾起啤酒罐搁在一只膝盖上,吮圌吸着自己的下唇。那双绿眼睛看起来有些朦胧——令布鲁斯内心的结收紧了,并让他回想起那抵着自己鼠蹊部的又热又硬的东西的感觉

杰克伸手从远处将一个小桌子够到沙发边,打开电视,搜寻着频道,画面上闪过某些阴暗的场景,出自某部低成本恐怖片。等他打开披萨盒,布鲁斯挑圌起一边眉,忘了刚才的尴尬。

“那是菠菜吗?”他问,杰克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递给了他一块。

他们吃了半盒的披萨,又喝了几瓶啤酒,等布鲁斯意识到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他们看完了三部糟糕透顶的恐怖片,而杰克再次四肢大开地躺在他身上,这次他躺在了他的胸口处,布鲁斯的一条胳膊松松地环过他,手指顺着他的腰轻轻圌抚圌摸圌着。

这种感觉真圌实又自然,布鲁斯不记得上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了。平静,他和这个陌生的疤痕男孩在一起的感觉就像在家一样,还有他的奇怪——虽然很好吃——口味的披萨,以及他温热的皮肤与柔圌软的身圌体。他并不反感对方蜷起身圌子贴着自己。

当杰克打了个哈欠,转身将脸埋进布鲁斯的胸口时,有什么东西模糊冒了出来,在那些肌肉下收紧了。布鲁斯从对方的腰上抬起手,转而把圌玩着他的发梢。

“要睡了吗?”杰克问,仿佛他早就断定了布鲁斯不会离开。他的结论没错。

“嗯。”布鲁斯承认。杰克又偎了他一会儿,然后才爬起身关掉了电视。房间里突然陷入黑圌暗。布鲁斯等着杰克收拾起披萨盒,带到厨房打开冰箱,将空啤酒罐也一同塞圌进去。

然后他在一片黑圌暗中走回来,牵过布鲁斯的手,将他拉起来,带往原本紧闭的房门。客厅的窗帘缝隙间偷洒进来的月光照不到杰克的卧室,这里一片漆黑。绿发的男孩在拧开昏暗的床头灯之前还被绊了一下。

“这比沙发舒服多了。”他说,“大得能躺下两个人。此外,我占不了太多地方。”

如果布鲁斯没喝醉,如果他没曾品尝过杰克的嘴唇,他的脑海里或许早就应该敲响了警铃。然而,他更想钻进厚实的毛毯下同杰克蜷在一起,沉沉睡去。

布鲁斯对他笑了笑,杰克也咧嘴回笑。

“想要我试着给你找点什么东西穿吗?”他边问边解圌开自己的牛仔裤纽扣——一个莫名诱人的举动,尽管只是个小动作,“我会只穿着内圌裤,所以我不介意你说不。”

布鲁斯不知道自己是否要承认自己有没有喝醉。不管怎样,布鲁斯笑着婉拒了,决定了他想要//肌肤//相亲。杰克笑了笑,似乎他也喜欢这个主意。

布鲁斯走到床边,脱圌下衬衫扔到地板上。他给杰克留了点儿隐私,在脱衣服时背过了身去——尽管他发誓他能感受到那双绿眼睛每时每刻都在投向他。当他听到床垫发出吱呀声时才转过来——只留了一条黑色的贴身三角裤,也爬上了床。杰克关上灯,房间顿时被一片阴凉的黑圌暗所淹没。

布鲁斯仰躺着,深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来,随后感觉到杰克凑了过来,手指顺着抚过他的胳膊。布鲁斯微微一笑——虽然没有谁会看见——抬起胳膊,让杰克滑圌进来,贴在他的胸口上。

“该死,这真是最棒的枕头。”杰克贴在肌肉与柔圌软的皮肤上喃喃自语,轻轻地吻着它们,“你肯定经常健身。”

“不算经常。”布鲁斯坦言,杰克只是耸耸肩,并用一条腿勾住他。他闭上眼,任凭杰克的胳膊搭在他身上,抚圌摸圌着他的身侧,那些手指断续描摹过他的腰圌际。

他如坠云雾。酗酒令他昏昏欲睡——啊,实际上令他昏昏欲睡的是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他的悲伤已经耗累了他,而杰克则是场他完全无法抵圌抗的邀请,让平静充斥他的全身。

他几乎要睡着了,当他意识到杰克的手指正缓缓滑圌下他的身侧,直到他的内圌裤边缘上时。他撑开眼睛,同时对方的手指勾下了布料,他脐下几根暗色的毛发随即冒了出来。

布鲁斯感觉到杰克的喘息——他在紧张吗?——并用指尖轻轻圌按了按他的身圌体。也许等到明早他就能思考//何故//了,但此刻布鲁斯的骨子里的睡意消退了,而其他东西开始增长。

杰克吸了口气,手更往下深入,探圌入布鲁斯的内圌裤,抚上他的阴圌茎。柔圌软的触圌摸使得他半硬了,并将自己的分圌身拱向杰克的掌心。他闭上眼睛,在黑圌暗中粗重呼吸着。

当杰克穿过那层织物抚圌摸圌着他时,布鲁斯忍不住令臀圌部迎合。他想要感受到那只手,那些灵巧的手指与温暖的皮肤——想要感受到杰克是怎样//想要//触圌碰他。

杰克动了——仿佛感应到布鲁斯的想法——将他的内圌裤拉到阴圌茎以下,用手握住粗圌壮的勃圌起并揉圌搓圌着。布鲁斯高高扬起下巴,呼吸着,呻圌吟着,同时杰克的掌心和手指正被流圌出的前液所打湿。他能感觉到杰克改变了位置,但此时他也没在意,因为那只手正折磨着他——

直到其忽然被一张温暖湿圌润的嘴所取代,布鲁斯因被吞没而惊叫出声。杰克的双手搭在他的臀圌部上,并非为了摁住他,只是为了撑住自己。布鲁斯试图抓圌住其中一只手。已经快了。

杰克攥圌住因濒临而喘息着的布鲁斯的手,并将他吞得更深——一句无声的//没关系//,而布鲁斯迷失了自己,低吟着埋入了杰克的喉中,最后在那张温暖潮圌湿的口圌中悉数灌入。杰克咽下了,整段时间里一直紧圌抓着布鲁斯的手——吮圌吸着,直到布鲁斯在他的唇圌间疲圌软圌下来。

布鲁斯几乎未注意到杰克正为他拉上内圌裤,并且对方又在床圌上调了位置——但他感觉到了对方的卷发再次贴上他的胸口,并莫名叹了口气——就像此刻//他//才是被满足的那方——并感受到杰克仍握着他的手,十指纠缠在一起。

他攥了攥那只手,感受到杰克贴着他皮肤的嘴唇弯成了一道微笑。

 

 

 

评论
热度 ( 22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