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黑执事】成双

标题:成双
原作:黑执事
作者:道莫小七
角色:夏尔双子,塞巴斯蒂安,葬仪屋
配对:隐黑主仆组+葬克
警告:通篇私设严重:回来的是夏尔(灵魂也是),双子认亲;不存在“爱都是给你的罪都是我来受”的同人脑补设定,走的是漫画里双子被平等宠爱着且互相扶持设定;少爷名字私设(老师说过少爷的真名和晴空有关);夏尔有天然黑化属性(参见马戏团特典);葬仪屋暂时担任真·夏尔执事私设,仍敌视恶魔官设【?
摘要:爱曾平等给过我们,罪孽也将共同承担。
弃权声明:此文不用于商业获利,角色版权属于枢娘,文中某处梗(在文后注明)属于外网作者

 

 

凡多路海姆家主的戒指,最终还是物归了原主。

少年接过那枚镶有硕大蓝钻石的指环,古铜色的金属仍残余着刚从手指上褪下时的体温。

“真怀念啊……”他垂眸摩挲过刻有铭文的内侧。

Potentia Regere,统治之潜能。不过对于受女王的差遣而奔走效力的看门犬而言,不知是嘉奖还是讽刺。

“本来就属于你。从前代伯爵那儿之后……”

“嗯?”夏尔抬起头,“是说父亲吗?”

对面同样相貌的少爷避开了左眼的视线。

“很久没有这么称呼过了。”

夏尔望着自己的胞弟,柔和了表情露出微笑,伸手拍了拍那副在同龄人中仍算纤细的肩膀。

“放心吧,克莱尔。我回来了,以后由我来保护你。”

Ciel,法语中天空的含义;Clair,法语中晴朗的含义。

ciel clair,晴空。

时隔三年后长兄套上了本属于他的戒指,重新履行他未尽的诺言。

我来保护你。

“小生很感动啊。”

不远处说这话的男人面上仍是嘻嘻笑着的,一点看不出感伤的情绪。

一旁的塞巴斯蒂安,也着实从这人身上看不出身为擅闯者的自觉。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他冷声提醒。

“因为小生要把伯爵送回家。”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别紧张,执事先生,小生对……啊,现在该称呼克莱尔少爷了,没有敌意。”

然而恶魔仍不敢掉以轻心。死神曾经也是人类,而人类都是会说谎的生物。

更何况这个死神此前还曾三番五次与他们作对过。

“小生真对凡多路海姆家的人没有敌意。”葬仪屋仍笑着,略微朝他所处的方向转过头。那双眼睛再次被长发挡住,看不出视线具体是投向哪里。

塞巴斯蒂安明白他的潜台词:非凡多路海姆家的人,是否不与为敌,就不好说了。

“违规复活死者,死神协会那里恐怕不好交代吧。”

“嗯?”对方这次彻底扭过头看着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扯开嘴角露出牙齿,故作夸张地诚恳询问,“您怎么会以为小生在乎的?”

被问者移开了视线。和这种不怕受罚的疯子谈论后果毫无意义。

“葬仪屋。”向这边走来的少年略提高了音量唤道,另一个双子也跟在他身后。

“啊,是,”葬仪屋应声挥了挥手,“小生要离开了吗?”

“当然不。”夏尔停在他面前笑,“还要麻烦你再做我一段时间的执事。”

塞巴斯蒂安微微睁大了红眸,视线随后又投到克莱尔身上:“少爷……?”

“暂时先按夏尔说的这么办吧。”恢复了真名的后者不甚耐烦地摆了摆手,头痛似地皱起眉,“比起那个,现在关键是要好好想想怎么跟其他仆人们解释……”

“从上次的假死事件来看,这次要应付过去应该也不会太困难。”

“你说了‘应该’吧。”

塞巴斯蒂安不置可否:“人类的可能性有时也会超出我的想象。”

“真是……我先走了。”后半句话是对他的兄长说。

“嗯。”夏尔伸出手,轻轻抚过克莱尔的头发,“不过还是先要注意休息吧。”

差不多早已忘记被长辈亲昵接触是什么感觉了的男孩在那一瞬间僵直了脊背,却没有直接推开那只手,只是生硬丢下一句“我明白”,便带着身穿燕尾服的执事几乎是匆匆离开了房间。

“啊,啊,小生果然很感动。”葬仪屋走过来,半弯下腰,胳膊搭在新任家主的肩上。

“我也果然还是很讨厌那个恶魔。”夏尔望着被关上的房门轻声开口。

葬仪屋低下头,从这个斜上方的角度侧望着那双皆为墨蓝色的冰凉的眼睛。

“相信小生。”他点点头,“小生和您一个念头,伯爵。”

“一想到克莱尔的灵魂会被这个恶魔所吞噬……”

“一想到凡多路海姆后代的灵魂会被恶魔所吞噬,”葬仪屋揉了揉缀满挂饰的耳朵,“小生现在就能提前感受到疼痛了。”

面色不佳的夏尔终于笑出了声:“什么,曾经有人敢拧过你的耳朵吗?”

“可不能低估您的祖母啊。”银发的死神半蹲下身,“那是位坚强又骄傲,并且关心着亲人的家主呢。——当然,力气也很大就是了。不然您以为您姑姑的剑术天赋是遗传了谁?”

这个相差无几的高度方便夏尔看向他:“我还以为你只认识我父亲。”

“小生认识的凡多路海姆家的人比您想象的还要多。”他顺势将幼小的家主单臂抱起来,“而且您父亲肯定也是如此希望小生的。”

“我也是。”夏尔望着他,眼神认真而诚恳,“葬仪屋,帮我把克莱尔的灵魂夺回来,而不是让他为了复仇成为恶魔的口粮。”

“真是关心自己的弟弟啊。”死神笑了笑,“该说血缘的力量真可怕吗。”

“只是不想让他一个人走上孤独的绝路。”凡多路海姆的伯爵低下头,指腹抚过着所戴的指环,“这份罪孽,理应该我们共同承受。”

“别再提醒小生为什么讨厌女王了。”葬仪屋摇摇头,抱着他去往书房,那儿有一沓新来的公文等着真正的伯爵迟来的批阅。

“不过……克劳迪娅,文森特,现在又加上伯爵您,小生背负的压力可真大。”

—————————END——————————

注:文中老板被克劳迪亚拧耳朵的梗非我原创,而是出自外网一篇黑执事同人《Flowers for the Dead》,作者是Undertaker's Madness,附上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9344739/1/Flowers-for-the-Dead
但是,很可惜就是,联系不到作者(曾经向作者发送过翻译授权的申请,但是作者至今仍没有回复我……
很喜欢这个梗,也很喜欢文中克劳迪亚和老板的互动
女强人家族(我记得这个设定是出自漫画原作,但我记不清是特典还是哪里了)的设定真是太棒了
因此冒昧借写了这个梗
希望不会有不妥之处啊……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