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授权翻译】【蝙蝠侠】Is it Just Me莫非只有我·章2

因为lof没有斜体字功能,原文中斜体内容以//标注

 

 

章2:

 

布鲁斯感觉阳光已经穿透了自己的眼皮。光是透过杰克的卧室的窗帘洒进来的——窗帘厚到足以隔绝路灯,但对于哥谭五月初始的阳光来说,则像张纸一样薄。

他翻过身趴着,脸埋在枕头里,想着要让阿福去关窗户——他现在还没心情,不想起床。但随后他感觉到身边的床圌上有什么东西稍微靠了过来,几根手指触上并顺着他的脊柱优雅起舞着——枕套圌上嗅到的香气不是他的古龙水,也不是她的香水味道。

他睁开眼睛,看见杰克正冲他微笑。对方的卷发被折腾乱圌了,眼睛依旧困意朦胧,但温暖诱人。布鲁斯也笑了,因为当你注视着那张带有伤痕的脸时,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的选择。

“早上好,贪睡虫。”杰克撑起身坐起来,伸直胳膊,肩膀处的骨头咔啦作响。布鲁斯看着他几乎全圌裸的身影,脸上微微泛红。老天,他们都只穿着睡衣?他们是怎么想的?

“现在几点了?”布鲁斯问,翻过身坐起来,伸手顺了把自己的黑发。

“大概十一点了。”杰克耸耸肩,滑圌下床走向梳妆台。布鲁斯的视线顺着他的脊椎滑圌下,盯着他被紧身的紫色面料包裹的臀圌部——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扭过头面向挂着窗帘的窗口。

那儿还有其他的画架——有一张绘制了一半的素描,还有一张素描已经快完成了。画上是一个身着绿色西装的红发男子,极具诱圌惑力的双眼中藏有问号的标志。

布鲁斯下床走过去,看着那副作品,他没听到杰克走到了他身后。绿发的男孩等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拍拍布鲁斯的胳膊。布鲁斯看向他,杰克微微一笑。

“你想看我的画吗?”他问。

“下次吧。”布鲁斯坦言。上午已经快过去了——他得回家,把自己清理干净。天啊,他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呢,//见鬼,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杰克似乎因这句话而有些失望,但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笑笑,眨了下那双金色的睫毛,转身离开了卧室。布鲁斯看着他离开——对方现在穿了条低腰的灰色长裤,还是没穿衬衫——后,才拾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等布鲁斯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却发现客厅空无一人,但他能听到杰克就在附近翻找着什么。他来到厨房,看见对方正站在一扇敞开的橱柜前,拧开了一个橘色的小瓶子,往手心里倒了些药丸。布鲁斯倚在门边,看着杰克将三个瓶子放回去,又伸手去够另一瓶。

“我不咬人。”杰克头也不回地说,“除非你要求。”

他够下最后一瓶,转过身眨眨眼睛,打开那个瓶子倒出一粒药。他将药放在柜台上,把瓶子收好。布鲁斯走过来,看着那些药丸。杰克抓着玻璃杯,接了些自来水。

“你还好吗?”他问道,他的胸口忽然揪紧了,心脏因看到那堆药而跳得飞快。他所想的并不是也许杰克是个瘾君子,这只是他的早餐——那一刻他想的是也许对方正饱受癌症或者其他什么的折磨,//不知为何,他在心疼。//

“嗯?哦,对。”他说,一手把药片聚起来,“我不是快死了,或者别的什么。”他将那些药塞圌进嘴里,喝了口水咽下去。布鲁斯注视着那处正努力把药运送下去的苍白喉圌咙。杰克又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都是些抗精神类的药。不是癌症,只是如果我不吃药,我就会脑子不正常。“他笑了笑,而布鲁斯一点儿都没感到害怕。

“我觉得你挺正常的。”

他哈哈大笑,笑得有点傻气:“哦,好极了!看来我的药起效了!”他臀圌部倚着柜台,“不过说真的,我担保我不是那种疯圌子。我只是有些感官问题,如果不吃药,我就没法正常应付人际往来。”

原本正撑着身,略坐在柜台上的杰克,忽然凑近了布鲁斯,对方的手正无意识地蹭过大圌腿——当杰克抓圌住他的手时,布鲁斯也不好意思制止对方,鉴于他不想让杰克发现自己仿佛会因为他在身边而完全不在状态。

“你刚才也感受到了很多东西吗?”布鲁斯困惑地问。杰克将后脑勺靠在橱柜上,闭起了眼。

“比那还要多,甜心。”布鲁斯的脸微微泛粉。现在他有个昵称了?他应该趁还能看见门口的时候赶紧离开。“我能看见你呼出的气息,交织着各种颜色,看见它们缠绕上你的颅骨,进入到你的眼中。我能听见你的手指唱出的歌声——”他垂下手,牵起布鲁斯的手,将其贴在自己的小腹处——布鲁斯的手指擦过一道疤痕,“你碰到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你就在我的骨髓深处。”

布鲁斯沉默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因此他只是轻圌抚过那道伤疤。杰克微微睁开眼睛,注视着他。布鲁斯靠得更近了些,就像他们的双圌唇之间连着一条看不见的引线般,直到他近得不能再近了,直到他能感觉到杰克的呼吸——

他的手圌机突然在口袋里激烈震动起来——震动得两人都能听得到。布鲁斯僵住了,心里想要骂人,但他还是退开了,掏出手圌机,看到屏幕上那个闪烁着的名字。

//阿福。//

“我得走了。”他说,声音里难掩伤感。

“没关系。”杰克从柜台上滑圌下去,“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圈。尤其是亿万富翁。”正注视着手圌机的布鲁斯猛地抬起头,而杰克只是咯咯笑,“怎么?没想到我认出了你的脸和名字?我只是不想说出来——我想那样也许对只是过个夜就走的你来说更好。”

布鲁斯笑了笑。他很少笑了。

杰克转身从柜台上取来一本便签薄,还有一支钢笔。他在便签上写了些什么,然后撕下来,转向布鲁斯交给他。

“有空给我打电圌话?”他的笑似乎带点儿试探——布鲁斯意识到了对方可能是担心自己不会打给他。

“当然。”布鲁斯笑着接过杰克的手,并捏了一下。为什么自己会胸口一窒?为什么自己下意识不愿放开他的手指?

他们走向门口,布鲁斯把纸条放进口袋里。杰克拉开门,倚在门框上,而布鲁斯站在玄关处,即将离开这处甜圌蜜又古怪的避风港——这座公寓,这个男孩。而将自己封存在此处,把生命中的其他一切都置之度外的这个念头,似乎格外诱人。

布鲁斯伸手,缠绕上几绺杰克的绿色卷发——他以前从不喜欢那些把自己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的人,但是这种绿色非常适合杰克,非常漂亮。

//漂亮。//

他的手指陷入发间,将杰克拉近,轻圌吻上他的嘴唇。他克制住了自己没去深入对方口圌中探索,因为那样他就不好//解释//了——但亲圌吻似乎很正常。他为什么不能吻自己朋友?

//既然大家都这么做。//

杰克抬手抓圌住布鲁斯的腰,贴着他的嘴唇低声呻圌吟着。随后布鲁斯离开了,强圌迫自己走出去,否则他绝对不会离开。

等走出了这座公寓后,他给阿福打了个电圌话,没解释什么,只是告诉了他酒吧地址,然后走到街头等待着。空气温暖而清新,他意外感到一阵轻圌松,那份沉甸甸地压在他心头上的疼痛消失了。他不需要那份疼痛,不需要她——他是布鲁斯·韦恩,他很好。

阿福来得很快。布鲁斯没坐在后座,而是坐在副驾驶上,冲准备开车的阿福笑了笑。

“我担心极了,先生。”阿福说,“我今早进房间时,发现你不在。我给肯尼斯打电圌话,他说昨晚没载你回来。我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布鲁斯少爷。”

“塔利亚又走了。”布鲁斯说,阿福叹了口气。

“啊,好吧,原来如此,先生。我注意到她最近来得没那么频繁了。抱歉。”

“不用。”布鲁斯微笑着说,阿福挑圌起一边眉毛。

“噢,这还是头一次,先生。我可以问您为什么不需要道歉吗?”

“我遇见了一个人。”布鲁斯说,“昨晚,在酒吧里。我也没法解释,阿福,但是——但是他让我忘了她。他……他很有趣,至少可以这么说。”

阿福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开着车。布鲁斯望着窗外,回想起杰克的微笑,以及他头发的香甜气息。

次日布鲁斯强圌迫自己走进办公室。他清楚自己有工作要做——公圌司需要经营——这能让他分心。昨晚他给塔利亚打了两次电圌话,但她都没接,最后他留了录圌音。他只是想谈谈,想知道至少她是否安好。他欣慰于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像早前那么脆弱了——但杰克不在这儿,握着他的手对他微笑。他的心情又重新跌落了一点儿。

整个坐办公室的时间里,他一直想给杰克打个电圌话,但他才意识到那张写着号码的纸被回到公寓的他忘在卧室的桌上了。他打不了电圌话,只能看提案,甚至还去出席了场早就迟到了的董事会会圌议。他离开办公室时已经晚上七点左右了,希望这些耗精力的事能累得他想不动她。

相反,这些事只是让他快饿死了。他考虑随便停在哪儿吃个饭——他自己不想圌做饭,而他又坚持要求阿福在自己回家之前把所有事都先放下。他担心老人太过劳累,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但最后他开到了某条熟悉的街道,然后走进一家灯光昏暗的小酒吧,在这里不会有人认得出他——

除了那双会说话的绿眼睛。

快速扫了眼房间,没有发现杰克,布鲁斯坐在吧台前,要了杯苏格兰,想着喝上一两杯,如果杰克出现了,自己就和他多待会儿。如果他不出现,那么自己就回家,然后试着再给塔利亚打上六次电圌话。

几口酒之后,他感觉到一只手爬上他的背部,捏了捏他的肩膀,同时一个苗条的身影坐在了他身侧的吧台上。

“嘿,甜心。”杰克笑嘻嘻地说,布鲁斯对他微笑。

“嘿,陌生人。我还在想你会不会出现。”

“啊,这儿是我最喜欢的酒吧。”杰克坦言,“虽然我今圌晚本来没打算离开公寓的。我刚才在画画,但突然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我需要来喝一杯,如果不来,我会后悔的。我猜它是对的。”他们笑起来,杰克偷了布鲁斯的苏格兰啜了一小口,然后还回来,布鲁斯接过杯子,就着杰克喝过的地方一口气喝完。

“我快饿死了。”布鲁斯说,“我在办公室待了一整天。想和我去吃点东西吗?”

杰克咧嘴一笑,握住布鲁斯伸过来的手。

“我很乐意,布鲁西。”

布鲁斯开车带俩人回了市中心,杰克一路隔着茶色车窗看着沿途的街景,手指扫过豪华座椅。他们将车停在了一条街外,在这个温暖的夜晚里徒步走过去。布鲁斯还穿着那身夹克衫与宽松长裤——杰克穿了紫色高领毛衣与另一条褪色破损的紧身牛仔裤。他们看起来就像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

“你确定吃得惯寿司?”两人踏入餐馆时布鲁斯问,杰克咧嘴一笑。

“我往嘴里塞过更奇怪的东西。”

布鲁斯的脸上有些泛红,此时服圌务员正笑吟吟地报着名号领他们入座。//不知何故//,他能感觉到杰克的嘴的触感。他一定是错过了什么。

落座后,杰克任由布鲁斯点单。灯光昏暗,屋内的温度有些冷——布鲁斯能看到杰克领口露圌出的皮肤上泛起了鸡皮疙瘩。

“你刚才在画什么?”布鲁斯问,杰克笑起来。

“一副新作品。”他说,“我刚得了灵感——特别棒的点子,鉴于我一直在担心我的画作开始有点儿过气了。这会是一套系列,也有个诵读和视觉词【注1】,但这是我的事儿。当你可以自己判断的时候,为什么要让媒体干扰你的认知?”
【注1:抱歉……这句是It’s going to be a series, with a spoken word and visual word piece as well.但是我搜不到这句话有没有其他含义,spoken word是口头语和诵读音乐的意思,visual word是视觉词,在查不到其他含义的情况下只好字面直译了】

布鲁斯什么也没说,而是喝了口服圌务生端给他们的水。他想起了杰克对他的感受的那些谈论,他想象着杰克凭借那些超载的感受而濒临高圌潮——//老天,为什么他在想这个?//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杰克说,手指轻敲着桌面,“别多虑,性杀不死我。不过那//是//挺激烈的。”他咧嘴一笑,布鲁斯再次红了脸。杰克似乎有种不可思议的能让他脸红的能力。

//为什么我需要知道?为什么我想要知道?//布鲁斯忽略掉这个问题,此时他们点的菜被送上来了。但他的注意力没放在用餐上——而是看着杰克完美得出奇的嘴唇的张合,喉结在吞咽时的滑圌动。

没有谈话的合适时机,除了杰克每次用筷子夹起寿司却又滑落的时候,布鲁斯能趁这时取笑他,几次之后,轮到杰克脸红了,他直接用手指捏起那块小饭团填进口圌中——顺便舔掉某根指尖上的芥末酱。那条粉色的舌令布鲁斯血液沸腾,使他坐立难安。

吃完饭后,他们在街上闲逛。热闹的夜生活现在才刚开始,餐馆,商店,酒吧,以及俱圌乐圌部。

“还想再喝几杯吗?”杰克问,布鲁斯笑了。

“我明早还得去上班。”他说。杰克撇撇嘴。

“宝贝,那公圌司是你//自己//开的,我还以为你可以迟到。”布鲁斯翻了个白眼,但在心底,他明白自己喜欢那个昵称。

“抱歉,但是有场会圌议,我必须得出席。”杰克扔撇着嘴倚在墙上,双手抱臂,“但如果你愿意,散会之后我倒是很想去喝一杯。”

这次轮到杰克婉拒了:“不行,甜心。我周六下午有个展会,明天我得花一整天的时间好好整理。”他握住布鲁斯的手,将他拽近,近得令布鲁斯不得不用胳膊撑住墙壁来稳住身形。“你为什么不来逛逛看?”他问,牵起布鲁斯的手,吻了他的指尖,“我保证不会无聊的,就算你只是路过看一眼。”

布鲁斯对艺术品从不感兴趣——他可以同其他暴发户一起赞美古典作品,但前提是那是必需的应酬。然而杰克的眼神在恳求——而布鲁斯意识到了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然。”他微笑,“我会去的。”

布鲁斯开车将杰克送到了公寓,并用手圌机的备忘录为周六那天记下了地址还有时间。杰克不紧不慢地解圌开安全带,然后犹豫着。布鲁斯看着他吮圌吸着自己的下唇,然后对方从座位上倾过身来,凑到布鲁斯面前。一只手抓圌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撑着驾驶座的头枕,同时两人的嘴唇贴合在了一起。

布鲁斯感到对方在颤圌抖,他伸手搭在了对方的腰上,让吻住他的双圌唇更加地贴向他。他应该礼貌推开他,应该告诉杰克他们只是朋友,他对男人不感兴趣——但他发现自己的嘴唇在回应,在描过杰克的嘴唇,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想//拒绝对方。

“谢谢你的晚餐。”两人分开后杰克说,气息不稳。布鲁斯只是笑了笑:“我周六会去找你。”点了点头,杰克随后解圌开安全带,下车直接跑回公寓,因为他怕听到布鲁斯改了主意。

布鲁斯开车回家,一路上口圌中还残余着杰克的味道,对方吮圌着下唇的画面似乎莫名地色气。

整个周四杰克都在边工作边想着布鲁斯。他试图不去惦记对方,试图提醒自己他会在周末见到那人,试图告诉自己他不是个高中女孩。如此迫不及待地想念一个——从各种方面来说——仍是陌生人的家伙实在是太蠢了。但他的心脏跳动得就像有蜂鸟在撞击着胸口一样,一切事物都令他想起那双黑色的眼睛。

那天晚上,他收到了一条布鲁斯发来的短信。他一直担心布鲁斯早就把他的电圌话号码给扔了,他几乎尖圌叫出声——感谢他现在没有室友了,也不是正身处于大街上。消息很简单,布鲁斯为自己忙碌了一天而道歉,并且祝他晚安。

杰克抱着手圌机扑到床圌上,脸埋进布鲁斯曾枕过的枕头里,嗅着后者留下的古龙水的味道。随后他也发了短信祝布鲁斯晚安,并在结尾加了颗心,然后闭上眼睛,回想着枕在布鲁斯温热的胸膛上的感觉,陷入了梦乡。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