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授权翻译】【蝙蝠侠】Earth 3 Series地球三系列·章1

//内为原文中的斜体字格式

 

 

 

 

标题:Earth 3 Series地球三系列
原作:蝙蝠侠
作者:K_dAzrael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Owlman/Jokester,Batman/Joker,Batman/Jokester
等级:E
警告:焦虑,浪漫,非你情我愿,D/S
摘要:混合了地球三与主地球的短篇集。所有关于蝙蝠,小丑,和猫头鹰的可能配对!
地球三是DC官方的多元宇宙中某个生活着与“我们的”地球正邪颠倒的角色的地球。Owlman=邪恶版犯罪领主Bruce Wayne,Jokester=正义版义警Joker
注释:关于地球三与主世界的短篇杂集。基本上,所有的蝙蝠,猫头鹰,和小丑角。
对那些没看过的人来说,地球3是DC官方漫画中的一个正邪颠倒的平行宇宙。Owlman是平行世界里的Bruce Wayne——一个可怕的犯罪头领,令Patrick Bateman【注1】都相形见绌。他的宿敌是Joke(ste)r,曾经的喜剧演员,后来变成一名打击犯罪的义警,武器是一些小丑标志类的小道具,并且简直棒呆了
【注1:Patrick Bateman,是曾在诺兰三部曲中,饰演过蝙蝠侠的演员克里斯蒂安·贝尔,在《美国精神病人》中所饰演的一个反社会杀人狂】
原文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446/chapters/60640

 


章1:靛蓝


摘要:


Bruce接纳了一名来自其他宇宙的流亡者。在与“善”版Joker的谈话中,他得知了些有关他自己的令人不舒服的事实。


注释:


对,这并没有真正的开头和结尾,我也没解释Jokester是怎么以及为什么来到了其他宇宙,但就像,戴上你的护目镜然后跳进Deal湖。嗯……[此处插入貌似合理的情节]

 


//“他在宇宙间迷路了。”

Jason在眼罩中眯起了双眼:“我们不能把他带回去。”

Batman走开了,斗篷在风中被拉扯变形,留下Jason站在原地握紧了双拳:“他不是Joker,Robin。时刻提醒自己。在他的宇宙里,我们才是坏人。”

Jason加速的摩托引擎声是他的反驳。//

--------------------------------------------------------------------------------

起初,他让他想起Joker。

其诡异的影响,令Bruce无法停止注视,无法不注意到那伤疤有多么//酷似//,脸上的两处深深的峡谷,与蝙蝠洞里那些在屏幕上闪烁着的那个男人的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它们的末端都相同地往上扬起并蔓延,都是有人用刀片刻下的结果。

同样地覆以白色的底妆,眼窝处被黑影加深。他的装扮甚至像是用了同一种牌子的口红——蜡状且具有攻击性的红色。他的发尾染的是另一种颜色——病态的紫,而非病态的绿——但其本质是相同的,那头稀疏的卷发根部似乎都是微妙的暗金色。

他也有同样的抽搐反应:丰满的淡红色的舌头完整地舔过皲裂的嘴唇,红色被随之涂抹得到处都是,下巴像个瘾君子般从一边移到另一边。他的站姿也相同,耸肩,低头,自眉下盯着人看,注视,评估。他身上有些狼性的东西:警觉,谨慎,敏捷。

相同的苦味幽默,对双关语和文字游戏的喜爱,被损毁的魔术师的造型。他玩的卡牌魔术看起来索然无趣,直到你意识到这是个障眼法,而此时他已偷走了你的钱包。

“为什么·这么·阴沉?为什么这么阴沉(Why so glum),伙计?嗯?你看起来像是需要个//微笑//……你为什么不,//呃//,拿走我的?”

Bruce发现自己正拿着一只上了发条的塑料开口笑假牙,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玩笑商店的遗物。他将其扔到地上,收获了一个歉意的撅嘴和耸肩的回应。Jokester转过身,风衣一甩:“随便你,硬汉。”

他玩着同样无聊的恶作剧,唱歌,哼哼着,低声重复着什么。他偷东西,将昂贵的小饰品藏进自己口袋里,留下扑克牌,脏盘子和杯子,将途径的任何房间都弄得一团糟。Bruce感到愤怒正在慢慢烧耗着他,因这个留在他的家里的男人。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这只是逻辑悖论在压榨自己的大脑,但他就是忍不住觉得“Jokester”是在故意刺激他。用某种方式模仿着他从未见过的那个男人。

Bruce知道他从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或控制自己的脾气,他就是//非常恼火//,看着那张噩梦般熟悉的脸——那张已犯下千种罪行的脸——在他的私人住宅里转来转去。他不得不忍着打他,将他的脑袋撞在桌上的强烈冲动。他察觉到垂在身侧的双手在反复紧握成拳;紧绷的肌肉开始疼痛。

过了几个小时后,印象逝去,他开始意识到“Jokester”和Joker也许只是生理上极度相似,但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

他的眼神竟意外地充满深情,含着某种悲伤,绝望的特性,这与他的抽搐、咧嘴怪笑并不相符。那双虹膜是鸢尾紫,但是细节多变:在灯光下它们呈现出紫罗兰色,明亮剔透得像是彩色玻璃;在阴影里,它们又变成了朦胧的靛蓝。

他的面部抽搐是因彼时的犹豫不决,Bruce意识到——他不善交际又易尴尬。但Joker酷爱打扮别人的脸,令他们因他的存在而畏缩——因亲昵地抚摸并把呼吸喷洒在不愿他这么做的人的脸上的举动而尖笑——这个男人可以在摩肩擦踵的情况下迅速穿过房间。他会比平时更大声地尖叫着他的双关语将观众从他的狼狈中移开注意力。

他不带刀。他的口袋里装满了各种暗器,但没有一样是致命的。他的西装翻领上,缀有一朵黄色康乃馨状的催泪弹胸花。

他不讲自己伤疤的故事。他似乎并不以此为荣——事实上,Bruce不得不主动问他是在哪儿得到它们的,而他愕然得知是他自己的反面,“Owlman”,出于对某些直言不讳的脱口秀的惩罚而造成了这些。

“我得到的最糟糕的评论,啊呼,啊哈,啊嘿。”Jokester说,面无表情。

当他开始吐露自己的过往——死去的挚爱,训练,那些小道具——时,Jokester开始令Bruce不舒服地回想起自己。他认识到他们都在用相同的面具来掩饰脆弱的自我。他们都在拼命地拯救已抛弃他们的世界——这个恶行当道而凡人无力制止的世界。他认识到隐藏在Jokester的骨子深处的是//愤怒//与//恐惧//,这吓到了Bruce,因为那些情感如此朴素易显——他希望自己则没有那么透明。

通过Jokester的那些故事,他开始熟悉Owlman,那个被扔在街上,成长为了一个怪物的特权家的孩子,犯下的暴行//比Joker更糟糕//的男人,因为Joker至少不为私人恩怨出手。因为……Joker自认是一个//导演//,一个哲学家,一个艺术家,而这个Owlman能冷酷地灭掉任何仅是挑衅了他的权威的人。这就是他有个小丑来作为他的宿敌的原因……只因小丑可以挑衅并恶评如此绝对的权威。

“宿敌”这个词带有两种含义,对立与应得。Bruce想知道Batman对Joker做了什么应得之事。或者,自己的本质里也有些微Owlman的独裁主义吗?相同的毫无幽默感吗?

某一刻的醒悟,Bruce从他自己的唯我论中惊醒,时长足以意识到Jokester可能也察觉到了这些相似之处,可能正是因为这些惹怒并惊吓到了他。甚至可能发现他——Bruce——令人厌恶。在某个歇斯底里的一瞬间,他想抓住Jokester的肩膀大喊:“我不像他,我不像他,我不像他!我//绝不//可能像他一样!”

只可惜,仅因命运的捉弄,在另一个宇宙中他//的确是//。被揭露的真相如此令人震惊,他甚至不敢细想,只能试图将其推到他的意识边缘。如果说他有什么擅长的事,就是耐下令人不适的事实。

--------------------------------------------------------------------------------

“他怎么做的?”Bruce问。

一只戴着绿色手套的手无意识扫过疤痕。“一只‘owlarang’,”涂成红色的嘴唇勾起一抹苦笑,“就是个……弯曲的金属片,用来,呃,用来扔出去,”紫色的双眼抬起迎上Bruce的蓝,“//他//也有这些吗,伤疤?”

“对,和你的很像。”

“你给他的?”

“天啊不!没人真的知道他的伤疤是哪儿来的。他喜欢给他的受害者们讲那些故事……每次的版本都不一样。”

“他听起来像什么?”Jokester笑他的敏感,滑稽的微笑,“他的笑话并不比我棒,对吗?”

Bruce拾起一把牛排刀,贴近自己的脸颊,像Joker般舔着嘴唇。“你看起来很紧张。因为这些伤疤?”他模仿着Joker最危险的发问时刻时那副虚伪的认真模样,“想知道它们怎么来的吗?”

“听起来像是个糟透版的我。”Jokester点评,扬起一边眉毛。

“Owlman听起来像什么?”

Bruce呆住了,当他听到自己的粗暴版“Batman”的荒诞声音时:“闭嘴!闭上你的臭嘴,小丑!”

--------------------------------------------------------------------------------

他们谈论宿敌的频率远超过谈论自身。Bruce发现自己越来越沮丧,当Jokester试图轻视他的邪恶版二重身时;需要他以某种方式//了解//Joker抑制不住的,秩序混乱的表现时。

“你知道吗,”Jokester点评道,打断了Bruce的某次长篇大论,当时他正在餐桌旁喝咖啡,“你谈论他的时候就像他是你前//男友//或者别的什么。说//真的//,怎么回事?”

“什么?”

“就像,你们把什么重要约会搞砸了——小鸟儿喋喋不休她的旧情人,你懂?她很生气,但她仍//念念不忘//。这就是你谈论他的那副样子:‘布拉布拉布拉Joker这个,Joker那个’。我意思是……见鬼的怎么了,Brucey?你像是在争论……//主控权//问题。//实际上//,如果我不知道什么更合适的词,我会说也许这是场,唔,//暗——暗恋//戏码!”

“什么!”

“……你知道,你真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蝙蝠,啊哈,钟楼里的蝙蝠!【注2】”
【注2:bats in the belfry。这是句双关,意译过来就是神经错乱,丑爷经常拿这句打诨老爷】

Bruce咆哮着,甚至之后才意识到他攥着Jokester的绿夹克的翻领将他拽过了桌子。他拉近对方的脸,嘶嘶作响:“是什么让你觉得你不一样?”

Jokester狼狈地趴在桌面上,因这种局面而咯咯发笑:“对他来说……或者对,你?唔,我//穿得//比你俩好多了,而且不光这个。”

“你以为这是个玩笑吗?他是个//怪物//。”他觉得自己冷笑了一声,脸颊滚烫,眼中泛着明亮的愤怒。他突然渴望着自己穿着制服,好将某个罪犯砸到地上。

“天哪,//这//模样。你可真//像//他……”Bruce听到对方那声柔软的惊叹声中的注解,凭直觉得知那个“他”指的是“Owlman”。

“不,我不像他。我不像,并且我们都不。我们都不像他们。”

另一丝不确定的神情闪现过Jokester的表情:“我们怎么知道?”

因为我们有界线。因为我们懂得如何在某些时刻示弱……还明白该如何做个人类。因为我们成为怪物只是为了要同像那样的人战斗。Bruce思考过这类问题,但他知道这些话听起来很俗气,Jokester会直接打断他,刻薄地回嘴嘲讽。

于是他向Jokester展示他懂得如何温柔。他松开紧攥的双手,张开手指,用指背抚摸过一侧被毁的脸颊,慢慢倾过身去。Bruce在吻上男人时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品尝着对方的痛苦。

撤回身后,他发觉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他去睡觉,留下Jokester站在厨房里,那双狡黠,评估的眼睛仍望着他。

几小时之后他醒来,一具赤裸的身体在黑暗中攀上了自己的身体。干裂畸形的双唇笨拙地贴着他的下巴和脸颊,然后才找到了他的嘴。

Bruce不清楚怎么和男人做,因此他只用了手,但Jokester似乎并不介意。对方享受地喘息出声,而Bruce敢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善待过他了,甚至说不把他当成一个怪物对待。

当留着长指甲的粗糙指尖划过他的胸口时,他感到一波古怪的思乡之情,这简直荒谬,因为他//就在//家中。

当一张混合着烟草与咖啡气息的嘴将他拉入另一个深深的湿吻中时,他试图记着对方不是Joker,因为他不想让这种侵入的念头毁了//当下//。他还是不太能消去他们在与彼此的宿敌上床这种偏执:他将Joker与Owlman丢去脑后,挥开他们,就像他们是蒙蔽了他的视野的蛛网般。

“Jackie。”他喃喃低语,提醒自己,这个男人有自己的名字,他不光只是个符号。

--------------------------------------------------------------------------------

他们躺在黑暗中,Bruce的胳膊环着男人的肩膀,手搭在对方遍布伤痕的胸口上。掌心向一侧移去,Bruce的嗓音轻而好奇:“你心脏的位置不对。”

“//对//的(Right side)。”Jokester纠正,Bruce能听到对方声音中的笑意。他用力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嘴张得几乎要把他的脸撕成两半,然后点评道:“这是个很棒的宇宙,你知道。你很//幸运//。我的,啊,我的宇宙是堆垃圾场。”

“你想留下吗?”Bruce提议,仿佛他是这个宇宙的大使,“等Joker下次再逃离阿克汉姆,我有点想看你是怎么拿下他的。”

柔软的笑声挠着他的耳朵:“我也想见见那家伙。//不//正常的好奇心,也许……但不,我不能留下。得找到回去的路——不能把我的哥谭毫无防备地全丢给那只大傻鸟。”

“是啊……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承认你想他?”

“啊,哈,哈,我们还没拿那个开过玩笑吗,Brucey?”一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最终,Bruce意识到了那些抽搐,习惯,用词与语调,洒落在他肩膀上的波浪卷发——它们并不是对某人的复制或拼凑。它们所组成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

他感到自己慢慢放松了下来。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