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黑执事】盛夏梅子汤

标题:盛夏梅子汤
衍生:《黑执事》官方AU之《黑宫司》
配对:隐威格+ 罗梅+黑主仆+葬克
作者:道莫小七
摘要: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警告:因为宫司是日本神职,所以此文背景设定为了现代的日本;查了一下资料,在日本墓地基本是由寺庙经营,因此老板的人类身份有改动;除官方的外,其他角色的妖怪化为私设——格雷尔:猫又;威廉:猫魈(罕见的猫又);罗纳德:狸。梗源为百科上说猫、狸和狐都是日本传说中有非凡能力的动物
注释:脑洞源于三更半夜睡不着刷微博时被@扶他柠檬茶太太(也是摘要的原作者)的美食报社图吓到了


转发的吐槽是本作者【。

 

 

“大、大人……”

对面的猫又脸上的表情几乎扭曲成了一团,介乎于惊恐与嫌恶之间。那只提着衣袖的爪子颤巍巍腾出一根手指头,指着桌上那碗物什。

“嗯?”

“您这是……把哪具尸体的牙,连带着槽一起拔下来了?”他指着血红的液体里一块块残余着白色的块状物心惊胆战地问。

“……”他沉默了一会儿,“格雷尔,这是梅子汤,里的冰块。”

“我还以为能逗您笑呢。”对面的红衣猫又立刻收了委屈巴巴的表情,袖子一挥再一收端正坐好,“不过这东西,颜色怎么这么红?”

“梅子。”葬仪屋解释,“你说的深色的是乌梅。”他想了想又补充,“你装得不像:如果真是血水,你会兴奋而不是惊恐。”

“不愧是大人。”格雷尔极其顺口又敷衍地习惯性谄媚一句,凑近了趴下嗅了嗅那股酸甜的冰气,“大人怎好端端的想起来做这个了?”

葬仪屋略转头,冲离神社稍远处的那户人家扬了下巴:“凡多路海姆家的孩子,这几天苦夏,小生顺便——”

“——专程给那小鬼熬了梅子汤解暑。”格雷尔仍趴在桌面上小声嘀咕。

他嘀咕的声音有点大了,等他意识过来时抬起头才发现那双深绿色的狐瞳正望着自己。

他连忙重新坐直了,咳了一声转了话题:“大人要我帮忙去送吗?人家正好也好久没有见到小塞巴斯、我是说、那只大天狗了。”

葬仪屋没搭理那两根把他屋里的地板敲得啪啪响的猫尾巴,自己动手将梅子汤小心打包装进便当盒里。

“如果让你把凡多路海姆家的房子给拆了……你说这账他们是算在小生,还是威廉头上呢?”

红色的猫又下意识缩了脖子抖抖毛,上次被那只猫魈咬着后脖的皮肉一路拖回山里的丢脸事迹他还记忆犹新。

狐妖冲他笑了笑,收了显眼的耳朵和九条尾巴,拎起手上的便当径自而去。

“小生就不送客了。”

 

不过最后他也没进屋子,只是托了门口正扫地的戴着巨大眼镜的狸猫式神——他比较眼熟这个式神,晚辈里那只金毛的狸曾提起过她——帮忙转交。

人形的他和这家的家主们算是朋友,几代都是,不过亲自上门的次数少,尤其自打家主到了这一代,这还是第一次。

那个式神慌手慌脚抱着盒子道过谢后匆匆往屋里跑去,一路跌撞得让他担心梅汤会不会还没到小少爷手中就洒了大半。

不过那不管他的事了,送完手信的他很快就从门前消失了。

 

黑衣的大天狗进了屋后难得皱起了眉。

“少爷?”被从封印里放出来后他一直这么称呼一家之主。

男孩从书本里慷慨地分出了一半的注意力搭理他:“嗯?”

“我不记得今天自己,或者吩咐他们做了梅汤。”

“你的确没有。”男孩的视线重新回到了课本上,“是葬仪屋送来的。”

塞巴斯蒂安疑惑未减。那个本名不详,只有绰号可称呼的僧侣他并不熟悉,从现有的交情来看,对方也不像是与他们家熟络到了会特意来送暑中见舞礼这种程度的地步。

“没有毒。”男孩似乎是嘲笑了一声他的谨小慎微,翻过一页书后又微蹙起眉,“虽然不太想承认,但他的厨艺的确……出乎意料。”

这其实并不算特别高的夸赞,在他们曾见过那个僧侣嘴里叼着的骸骨形状的粗点心之后。

“‘相比外形,竟然能入口’的意思吗?”塞巴斯蒂安弯起指关节抵在唇边,笑意盈盈,“不愧是少爷,用词真是婉转。”

“啰嗦。”顿了一会儿男孩又开口,“我要吃信玄饼。”

“是。”大天狗翘起嘴角,接受了这个人类孩子的差遣,“所以少爷果然还是更喜欢我做的点心吧。”

男孩放下课本瞪向他。

他笑吟吟地行了个礼,收起仅剩了碗底几滴残红的梅汤,去为这家的家主熬制巧克力汁,作为点心的蘸酱。

 

雪白的九尾狐恢复了真身,正蜷在鸟居顶上小憩。

酷夏的日光影响不到神居的场所,这附近仍是他喜欢的阴凉气温。

化成人形的他仍保留着避暑趋阴的习惯,在和凡多路海姆家最为交好的时候,甚至曾经还直接睡在他们府上过。

家主对他登堂入室的行径睁只眼闭只眼,没拿扫把把他赶出去,也没警告他下不为例,于是几次之后,他就默认了那处偏僻的厢房是留给自己偶尔来午睡的。

由此可见交好的程度。好到了如此厚颜的地步。

午睡到一半,厢房的纸门被拉开。熟悉的脚步声引得他耳朵动了动,翻过身睁开眼睛,看见挽着灰蓝发髻的巫女端来一只碗放到他面前。

他坐起身看了看,然后叹了口气:“克劳迪娅,您要是不会熬草药,就让小生来——”

对面的少女的手指直接戳上他额头:“这是梅子汤。”

“……”小生还是教您熬草药吧。

后半句他吞了回去没说出口,只是打量着这碗红得诡异的液体。

“给小生的?”他不知抱着怎样渺茫的侥幸心理问。

“给你消暑的。”对方点头笑。好吧,这倒是解释了那堆冰块。

“而且,”凡多路海姆家的独生女似乎终于有了点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有的活泼样子,脸上的表情带着些矜持的得意,“是我自己做的。”

葬仪屋倒是挺喜欢她这份活泼的,如果试验对象不是自己的话。

“小生能拒绝吗?”他最后客气询问。

女孩依旧微笑着注视他,但他明显从其中看不出自己有商量的余地。

于是他没再说什么,乖乖捧起碗凑到嘴边。

在咽下第一口时他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一口一口,将碗中的梅汤悉数喝完。

“怎么样?”女孩在他放下碗时问。

“……”他吮了好一会儿舌面上的咸味才开口,“克劳迪娅。”

“嗯?”

“小生还是教您熬草药吧。”

他的女孩是个好学生,仅在巫术方面。而在厨艺方面,即使后来她已嫁为人妇,甚至为人母,也没有半分长进,看看小文森特那能把德国同学逼哭的手艺就知道了。

倒是葬仪屋意外在这方面有天赋。但若非今日的心血来潮,他也已经有半个世纪没再做过梅子汤了。

鸟居上的狐狸半睁开眼睛。

克劳迪娅啊……

狐尾末端的雪白绒毛随着他的叹息微微颤动。

小生怀念教你熬制草药的日子了。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