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黑执事】午夜夜宵

标题:午夜夜宵
原作:黑执事
作者:道莫小七
角色:葬仪屋,格雷尔
警告:架空,神父与吸血鬼AU;小罗的睡鼠梗源于OVA;我自己也不知道算不算腐向,于是没敢标cp
摘要/lofter提梗:13题:半夜饿醒的神父,逼着新抓的吸血鬼切洋葱。
原梗链接:http://krecord.lofter.com/post/1d573405_108c76d2

 

 

萨多克里夫神父醒来是午夜一点左右。也就是说现在可能大概是十二点,也可能大概是两点。不过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饿了。

饥饿的人毫无理智可言。

“所以……”对方打了个哈欠才补完后半句,“把小生拽起来?”

“我知道你昼夜颠倒现在不用睡也很清醒。”格雷尔不耐烦地双手抱臂。

“虽然不是必需品,但睡眠也是相当不错的消遣。”面前的吸血鬼摊开双臂状似无辜,“那么用什么代价来支付使唤小生的报酬呢?”

红发的神父扬起手中的银剪刀。

“我不把你的身体戳个洞怎么样?”他微笑询问。

 

 

“太暴力了,太暴力了……你这孩子。”吸血鬼慢条斯理切着洋葱,一边摇着头,语气似乎是遗憾,“如果有人不听你布道,你怎么办?”

“我把他锯成两半。”格雷尔毫无半分人道主义与耐心地发言。

“那样的话,缝合起来会很麻烦。”

“闭嘴吧,你个食尸鬼。”

“Vampire。亲爱的,别把我和其他生物随便搞混。”

“Bloodsucker。”他小声嘀咕。

这个诨名惹得对方一阵低笑:“我们不说那个词,好吗?做个绅士。”

被要求绅士的对象撇起嘴:“对于保存尸体有着独特爱好的又不是我。说真的,被吸空了血的干尸还有什么储存的必要?”

“啊……”那个银发的生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老年人一点微不足道的好奇心,你也可以看成是仓鼠癖发作。”

“罗尼比你可爱多了……”格雷尔小声嘀咕。

“谁?”

“你管不着,尖耳朵。”他不耐烦地回复,“我饿了。”

“明白,明白。”吸血鬼继续切着剩下的洋葱,不过没几下他又停了下来,“格雷尔?小生让你煮的土豆呢?”

“锅里。”

“去捞出来,把它们过完凉水后剥掉皮。”他以对方听不到的音量叹了口气,“不听命令就不知道主动做事……真是只蠢笨的幼犬。”

幸好他的音量对方听不到,否则下一刻凑过来的对方端着的就不是盛着去皮土豆的碗,而真的是那把电锯了也不一定——这个神职人员是哪来的凶器的,话说?——:“然后呢?”

“啊,让小生来吧。”吸血鬼擦了擦双手接过来,用一把大勺子将玉黄色的块茎碾碎,“胡椒粉和盐在哪儿,格雷尔清楚吧?”

幸好对方还不至于真蠢笨到了无用的地步,从橱柜里翻出调料后,吸血鬼难得称赞了他:“鼻子还是有点用的,神父先生。”

神父先生对此的回应是将盐撒在了他头上。

 

 

“虽然同是非人类的生物。”银发的男人坐在长椅上,慢条斯理地捻着发间的盐粒往外择,“但小生和幽灵还是不同种族的。”

言外之意,撒盐这招用错了对象。

桌子对面的人类埋头挖着土豆泥往嘴里塞,仿佛没听到对方的话一样。

“那么,小生先回棺材里了。”他说着起身。

“回来。”低头用勺子刮着表层薯泥的神父忽然开口。

吸血鬼挑眉:“别这样,碗总轮不到小生洗吧。”

“你为什么要放弃‘人类’的身份?”格雷尔用咬着的勺柄那端指着他,“明明已经是即将被选为红衣主教的资深神父……却放弃了一切,成为了吸血鬼(bloodsucker)。”

“Vampire,”他叹息着笑,“我们文雅些,好吗?”

格雷尔眯起碧绿色的眼睛:“你觉得我在乎这些见鬼的繁文缛节?”

“不。”曾经的神父摇摇头,走回来重新坐下,“所以小生比较喜欢你,你和小生有点像是同类人。”

“我才不想以后也变成什么恶心的东西。”他皱起眉,“所以为什么?”

“虽然说过很多次,但是没有被相信过。”吸血鬼垂着眼,似乎是在欣赏着黑色的长指甲,“小生很好奇,好奇跳脱了‘人类’思想的局限,打破被束缚的常识,得到所谓异类的身份后,所体验到的世界会有何不同。”

“有吗?”格雷尔刮干净碗底最后一勺后含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

盯着指甲的吸血鬼慢吞吞摇着头,但不像否认也不像承认。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笑起来,收回视线抬起头。

“小生以后再告诉你吧。”他以下巴示意,“现在,把碗放在水槽里洗干净吧。别想着使唤小生啦,吸血鬼不能碰水。”

 

 

格雷尔慢吞吞洗完碗收起来后,转身发现那个说着要回去睡觉的银发生物还站在厨房的门口等着。

“问这个是为了什么?审判吗?”回去的路上对方漫不经心地问。

“也是因为好奇。”他没好气地回。

吸血鬼哈地笑了一声:“如果想知道变为异类的方法,欢迎随时来找小生请教。”

“才不会!我还是很喜欢神父的工作,除非异类里有什么好男——”

短发的神父倏然住了口。

吸血鬼脚下的步伐不变,似乎没注意到失言的他微变的脸色。

他们沉默着出了教堂的后门,格雷尔停下步子,看着那个活像幽灵的男人穿过墓地间林立的石碑。

“我。”

吸血鬼回头:“嗯?”

“我没告诉异端审判局……”格雷尔移开视线,“我已经抓到你了。”

对方却咧开嘴,像是听到笑话似的哧哧地笑。

“抓到、小生?”他抬起袖子擦擦嘴角,“好笑话,神父先生。”

“……不,我想我还是明天就去教会吧。”

银发的吸血鬼哈哈大笑,转身继续朝着暂时栖息的墓间棺材走去,扬起衣袖远远挥了挥。

“致以小生的歉意与谢意,仁慈的萨多克里夫神父。”

 

————————————END——————————

 

评论
热度 ( 29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