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高科技少女喵】【煜白煜】一场风花雪月初始的劫镖事件

标题:一场风花雪月初始的劫镖事件
原作:高科技少女喵
衍生AU:报告老板112之东呆西萌
配对:少年汪/李柯男
等级:PG
警告:剑三AU,因此掺杂了大量游戏梗;道长本煜与丐太白客的门派梗出自《报告老板》112《东呆西萌》;其他角色的门派为私设;攻受无差;彩蛋不映射现实
摘要:如果有什么比“有纯阳在试图劫镖”更让人哈哈哈的,那大概就是“被劫镖的人是个丐帮”。
注释:更多解释见后记。

 

 

【有个道长在劫我镖】

这句发言一出,世界频道此起彼伏地响起了一阵阵疯狂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个丐帮】这是第二句发言。

于是世界频道成了一片欢声笑语的海洋。

少年汪收了传音号角,也不管身后那个正试图掩藏身形的纯阳弟子有没有看到方才频道的言论,足下一发力,便腾空跃出了两尺外。

“哎!”正埋伏着的李柯男顿时慌了,立刻闪出身加速追了上去。

梯云纵到了半空时他还抽空在想:自己发明的迷彩涂料是怎么失效的?

完全忽视了他方才藏身的位置是一片土坡的客观事实。

同样被无视的还有一条江湖上流传许久的默认规矩:哪个门派都可能有会劫他人镖银的弟子,只有纯阳不可能。

倒不是说高风亮节,纯阳弟子鲜少劫镖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所修炼的道法过于中庸,稳妥有余,爆发不足。简而言之,没那个劫镖的实力。

当然凡事皆有例外,当然这个例外不叫李柯男。

烟雨行了几个重置,少年汪停了步子,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那个正弯腰撑膝埋头喘息的纯阳道长,看起来对方似乎已经被耗空了气力。

不过能追这么远也算有点本事。少年汪掉转头,又跑了回去。

李柯男正喘着气,忽然感觉有人靠近,一抬头见到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呆萌无害的小乞丐的脸。

“诶——”他反而被自己的劫镖对象吓了一跳,本能直起身试图退开,却重心不稳一下子跌坐在地。

“你、你干吗呀?”

对面的丐帮弟子倒是大方一笑,朝他伸过手,似乎是要拉他起来。

李柯男松了口气,然后牵了那只手,起身时还不忘道了句:“谢谢啊。”

对面的丐帮弟子低头笑了笑,然后和气问他。

“你,听说过四方游吗?”

“……啊?”

下一秒,那个疑问词变成了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汪冲那个已在惯性作用下消失在了天际的身影挥了挥手,背好货物继续往目的地跑。

四方游,丐帮独门双人轻功。——又名“我一个过肩摔你就被抡远了”。

他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然而在交完镖银之后,他却收到了一条千里传音来的私聊消息,隔着老远都能听清楚那气呼呼的哭腔。

“决斗!”

少年汪皱了眉。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刚才记住你的名字了。——决斗!”

少年汪回想了一会儿对方的服饰,确认那身南皇装的阵营颜色是恶人红。

“不是,大哥,你是恶人谷的,但我又没入浩气盟,为这点儿事开仇杀至于吗?”

“谁说是仇杀。”对方回答得理直气壮,“去扬州,插旗。”

“……”

——那特喵的叫切磋!

少年汪本来没打算陪这个莫名其妙的道长耗时间的,但既然对方都好意思说了,那他怎么好意思不去。

结果去了才发现,对方手中的武器是一把明晃晃的雪名。

“你是剑纯?”

纯阳内部分为两个流派,专修心法的紫霞功,与主攻剑术的太虚剑意。基本上为防走火入魔,大多纯阳弟子之选学其中一种流派,也就是所谓的气纯与剑纯。

然而对面的纯阳反应却有点诡异:他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武器,然后一脸恍然,大有一副“原来我是剑纯啊”的意思。

当时少年汪就有点感觉不妙。

“你、你下来!”彻底追累了的他拄着打狗棍边喘边喊。

不到十分钟后,事实证明他预感对了。

——这是只绕柱羊啊!

江湖上有句顺口溜,叫“他强任他强,飞天绕柱羊”,笑的就是那些明明主修了剑术,却在比试时并不迎战,反而一味绕着柱子躲闪逃避的纯阳弟子。

“我不!”那只绕柱羊赖在旗杆顶上——他怎么飞上去的?!——带着哭腔冲他回喊,“我下去你就要打我了。”

可不是吗。少年汪想,我不把你打成羊肉卷儿都对不起我被你侮辱的智商。

“你赶紧下来,”眼看开始倒计时,少年汪有些急了,“再不下来我们都算违规。”

那个大个头扁了嘴,但还是抱着膝盖蹲在杆顶那一点上,委委屈屈小声回他:“我不要下去挨打……”

少年汪把要吐的血咽下去,换成一口气叹出来,自己选了弃场。

算了,算了,他跟一个大龄儿童计较什么。

离开切磋的少年汪掉头就走,被折腾得心累的他连轻功都懒得用,直接用走的往驿站去。

半路上他忽然被拍了一下肩。

“我去怎么又是你!”回头看清对方的脸后少年汪把刚才那口血吐出来的心都有。

对方挠了挠头,笑得有些腼腆但毫无尴尬之意:“你还是第一个,主动弃赛让我赢的人。”

少年汪信,这种人绝对会让对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拖下去打。

“所以?”

“所以你是个好人啊!”

“……”

大兄弟你这一副眼睛晶亮背后似乎还有尾巴在摇的架势真的让人很想下手打你啊。

“那以后你来罩着我吧!”

少年汪刚要抽出打狗棍,却被对方抢先一张名帖递到自己面前。

“我叫李柯男,交个朋友吧。”

“……哦。”

 

少年汪事后想,自己当时之所以会鬼使神差答应,大概也是因为自己被气懵圈了。

不过其实也还好,大不了权当多了个聒噪的背景音。

那个纯阳弟子不知是每日功课布置太少闲得无聊,还是别的什么,只要少年汪醒着,耳边的千里传音就没断过。然而对方每日与他所聊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华山巅上的积雪又压垮了几根树杈,山涧的猛虎仍在虎视眈眈在峭壁间飞来飞去的弟子,落在林中的鹤又增减了多少……

“你有完没完!”终于有一天少年汪忍无可忍吼了回去,“别总缠着我,和别人说去!”

那边半天没了动静,过了好久,才有一句弱弱的辩解小声传来。

“可是,除了你,就没人能再听得见我说话了呀……”

少年汪抬手捂住了脸,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惊悚且细思恐极?

“你师傅呢?”

“师傅很忙,所以我平时也就是宅在房间里自己修炼。”

“你同门师兄弟呢?”

“他们也都很忙,所以我平时也就是宅在房间里自己修炼。”

“那你爹呢?”

“我爹也很忙,所以我平时……”

“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你朋友也很忙!”

“啊?我没朋友呀。”

少年汪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情绪,尤其是听到对方很快又补了一句后。

“不过现在有你做我朋友了。”

他把手从脸上抹下来,深深吸了又叹出一口气。

“行吧……聊吧聊吧。”

还好,往后那个道长自己也自觉减了千里传音的频率,不过语气还是没变,仿佛根本没把少年汪对他的那声吼放在心上,仍天南地北地拉着后者闲聊,偶尔也聊聊他自己,聊他的藏剑爹跟自己断绝了关系,聊他的表哥天天给自己换嫂子,聊他的武僧发小没事就喜欢举自己玩……

“等等,”少年汪打断他,“你爹不是藏剑吗,让你爹用他那身金银玉石砸丫的啊。”

李柯男认真表示:“没有用呀,我爹找过他爹一次,结果不但被他爹把那身金银玉石给剥了,还把他也举着玩。”

“……哦。”

“从那以后我爹就和我断绝关系了。”

“……你继续。”

李柯男还跟他聊过自己曾经也是有亲友的,对方叫喵妹,是个明教,后来有一次为了救李柯男受了重伤,为了疗伤回了大漠,至今仍没有她的消息。

“不过我相信她会回来的。”那个纯阳表情坚定,“我会一直等着她。”

少年汪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开口提醒他:这么久以来都没有消息,估计人早就……

“小汪?”李柯男问,“怎么了?”

“没事。”少年汪转了话题,“我也曾经有个师傅。”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聊你的事。”被转了注意的对方明显地开心,“和我说说,你师傅是什么样的人。”

“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个五毒,成天戴着个面具看不见脸,跟唐门似的。”少年汪边走路边跟他千里传音,捎带着踢开脚边的石子,“况且拜师后不久他就不见了,我对他也没什么印象了。不过我觉得你们两个有点像。”

“怎么像了?”

“你们都挺高的,而且身材也差不多。哦,他没你傻。”他及时补充。

“喂!”

少年汪不经意往路边的湖面一望,却看见自己脸上难得带了些笑模样。

他怔了怔,收回视线继续赶路。

完了,看来傻的确会传染。

 

 


傻的确会传染。

少年汪剧烈咳嗽着,吐掉从喉咙里倒流出来的那口腥甜。

他隐瞒身份太久了,从枫华谷一役战亡,被一个正一教的五毒捡回去,由尸体改造复生后开始,他就一直在隐瞒自己的活死人身份。哪怕那个五毒消失之后,他也一直小心提防着,避免自己被人发觉端倪。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的,他还是被发现了,上了江湖通缉令,成为人人皆可追杀的红名。

妈蛋,都怪那个纯阳。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纯阳,自己也不会开始频繁出入尘世,也不会被发现端倪,也不会上了悬赏,被人追杀,还真被杀了个半死。

额边流下的鲜血糊住了他一边的眼,另外半边的视界里勉力站着的他看见又一把武器朝自己刺来。来不及躲闪的他迷迷糊糊地想,不知道自己的死讯传遍江湖的时候那个纯阳会不会还记自己一段时间。

“镇山河!”

蓝光缠绕着闪电,噼啦一声在他身周罩下屏障,对手的利刃被反弹力直接打飞。

衣袂飘摇的道长从天而降,银色的古怪面具遮住了他整张的脸。

“你——”少年汪及时收了口,改为密聊,“你怎么这幅打扮?”

“我来救你的,结界一撤你就快跑,我拖住他们。”对方同样压低声音。

“别闹,你打不过他们。”

“谁说我要打,我是绕柱羊呀。”

“……”

少年汪不合时宜地笑了一声,即使扯动了伤口也不在意。

“你得活着来找我。”

那个纯阳弟子没再说什么,手一挥便是一把锋利的赤霄红莲,侧身挡在了他与众人之间。

“跑。”

少年汪觉得自己从没有跑得那么快过。失血,气力不足,以及面前崎岖的山路,都大大拖缓了他的步伐。

可他不敢停下,只能咬牙往前跑,忍着嘴里反复涌上来的血沫子,与快要炸开的肺。只要他跑得足够远,那个纯阳就可以安心抽身而退。

所以他得快点跑,跑到足以让对方脱战的远度。

失去意识前他在想,天怎么突然黑了。

 

 

 

 

一个绿名的丐太在世界上发了一条消息:

【有个道长在劫我镖】

还未等响起一片哈哈哈,他自己又补了一句:

【他是我情缘】

改换了名字与面容的少年汪满意地收起传音号角,不管一片被虐狗的哀嚎。

 

 

彩蛋:

 

李柯男摘下耳机,扒了扒又是几天没洗的头发。

他没想到自己亲友居然搞事搞得这么厉害,开挂开到了要被封号的地步。

还好他黑进了后台改了数据,才把亲友在千钧一发之际给捞了出来。

重度社恐的技术宅男拨了个电话,打给了列表上唯一存下的联系人。

“喂,你好……你是小汪吗?”

 

 

END

 

 

注释:
烟雨行:丐帮轻功技能,跑得可快
梯云纵:纯阳轻功技能,跳得可高【
四方游:丐帮独有技能,双人轻功。但是如果玩不溜的话会直接把对方抡圆了一个过肩扔糊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不过少年汪是故意的【。
李柯男是气纯不是剑纯,雪名只是伪装用的装饰品
现实中喵妹是A了游戏
游戏里李柯男戴面具是为了遮掩身份,把少年汪救出来后他帮人改了名字和外貌,等风声过去了江湖上就不在意曾经有过这个红名了
现实里是少年汪开挂被察觉了,李柯男黑了系统把数据改了回来
所以彩蛋不映射三次元里真实存在的某款游戏的技术部[允悲]【。

评论
热度 ( 6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