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X战警第一战】赴葬(Azazel/Riptide)

标题:赴葬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警告:过去捏造;腐向;屠杀

摘要:Riptide重回到曾驱逐自己的小村庄,参加一场葬礼。

注释:初稿原写于2011年电影上映后不久






这是位于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安静,偏僻。


夏季的日落总是来得特别晚,夕阳距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迈着轻快的步子,径直向村

中唯一的教堂的方向走去,阳光在他身前投下的影子又黑又长。


但那颜色浓不过他身上所穿的西装。比夜色还要深的漆黑,整套衣服从头到脚都是那种颜色。


通常这种颜色的西装只用于一种正式场合。


葬礼。


青年来到教堂前,抬头望去。


十字架笔直地竖在教堂屋顶,仿佛它从未被毁坏过一样。


青年收回视线,略低头拨了拨头发,又整理了下身上那套崭新挺括的黑西装,抽出胸前口袋里的那朵白玫瑰,轻

轻地插在门环上。


“Adiós。[西班牙语:再见]”青年低声说。


然后他站直身,脊背挺直,下巴微抬,手指在胸前简单划了个礼,推开了教堂的大门走进,再反手关上。


-------------------------------------------------------


Azazel完成任务后回到基地,发现成员里少了一个人。


“Riptide?”他去问Emma。


正在修剪指甲的Emma瞥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略偏头想了想。


“下午他去向Shaw请了半天假,Shaw同意了。”


“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Emma把头偏向另一边,“那孩子在躲着我,请完假直接走了,我没机会读他在想什么。不过他晚上

会回来的。”


她睁开眼睛,狡黠的蓝眸扫了眼维持着面无表情的Azazel。


“等不了就自己去找。提示:这里是西班牙,谁的故乡。”


下一个瞬间,眼前只剩下了一团红烟。


心灵感应者优雅地耸耸肩,低头继续修理指甲。


“男人。”


-------------------------------------------------------


随着烟雾散去,Azazel出现在了教堂门前。


现在应该是礼拜祷告的时间,然而一切都过于安静,安静得毫无生命气息。


变种人扫了眼门环上的花,伸手欲推开教堂大门,然而木门却先他一步塌倒在地。


同样塌裂成碎片的还有教堂内的长椅,钟表,彩窗,以及人体躯干。


满地的残肢与断垣中仍有一个立着的身影。那身影低头背对着他,似乎是在抚平衣上的褶皱。橘红色的夕阳光线

透过破碎的窗户缺口洒进来,为站在那儿的罪人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光晕。


这幕令Azazel想起曾见过的一副壁画,画上是公然反抗上帝后自堕地狱的Lucifer。昔日的六翼天使的背后是炙

热的熔浆火光,为沾满鲜血的堕天使衬了一层别致的残暴美。


“Riptide。”他唤那堕天使的名。


青年转过身,对他微笑,踏下倾倒的神桌前的阶梯,向他走来。


Azazel没有问他理由与过往,这很好,毕竟他们之间的沟通从来不需要语言。


Riptide走到自己导师面前,向他伸出手,被对方同样伸手握住。


就像十三年前。村人将战争所带来的灾难全归结于他的变种能力,最终他被赶出了村子,纵使他只是个孩子。


此后他一直在流浪,亦或者说逃亡。直到他遇到了Azazel。于是这只替罪羊被归宿所接收。


“我会下地狱吗?”彼时的拉丁裔男孩问。


红色的男人笑了,露出白色的利齿,那使他看起来更像个恶魔。


“这要取决于你对地狱的定义。”


“你会在那儿吗,和我一起?”


男人收起笑,点头。


“会。”


于是男孩伸出手,握住了恶魔的手。


“回家?”十三年后的恶魔轻声询问。


拉丁裔的男人笑着点头。


一阵烟雾散去,破损的教堂内再无活物。


夕阳沉过了地平线,于是天地之间陷入了昏暗。




END


评论
热度 ( 3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