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授权翻译】【蝙蝠侠】【蝠丑】Savior救星·第一章

原文中的斜体部分,以//标出

顺便……这一章里有一句话我着实查不到相关解释……希望有高手可以指点一下,感谢……

 

 

 

 

 

标题:Savior救星
原作:蝙蝠侠
作者:Madni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布鲁斯·韦恩/小丑,小丑/哈莉·奎因,毒藤/哈莉·奎因,小丑/谜语人
等级:M
警告:F/M,M/M,F/F,暴力描写,强暴/非自愿
摘要:阿克汉姆内的某个晚上,蝙蝠侠出现在小丑面前,他遇到了一个新威胁,而那个丑角则被视为参与了其中。这件事发生时他同那个义警一样毫无头绪,两人组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同盟,彼此各有得失。当小丑开始同哥谭内某些名流富商勾结时,游戏出现了较大变动——阿克汉姆的管理层终于受够了他的破坏力,决定他需要被改造——或被消灭。
原文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3470/chapters/2291001

 


章1:章1

 

阴暗的单人间内,小丑躺在床上,盯着黑色的天花板,听着外面模糊的声音。尽管牢房厚实的墙壁隔绝了大部分从其他单间和大厅里传来的声响,但他仍能收集到一字半语,尤其是在他闭上眼睛专心倾听时。无聊的时候,他就静静听着,他灵敏得古怪的感官不止一次地为他带来好处。

此刻,当他闭上眼睛,他能听见有两名护士正走进大厅,可能是要离开岗位换班休息。如果他估算的没错,大约过去了四十二分钟左右。他用手指轻敲着自己的胸口,试图辨认出她们的对话,周六的晚上,A病房的吉姆,他很可爱,对不对?他咧开微笑,默默记在心里,打算找个理由去看看A病房的吉姆——他想知道这些护士是疯了,还是真的有品位。等他开始盘算他下一个逃跑计划时,这可能意味着他要在某个她们不在并且还//活着//的晚上实施。

她们走出了他的听力范围,小丑再次陷入了绝对的寂静中。牢房里很冷,冷得诡异,就像直接呼吸着从面前的死神口中吐出的冷气一般。如果他不是早就习惯了,他会被冻得发抖。但他已经在阿克汉姆待了太久了,知道所有牢房都是这么冷,他能捱过去。身上所遮罩的单薄衣物并没有任何用,被他丢开的毯子也并不比他所穿的裤子厚多少。

他想知道他的蝙蝠现在怎么样了。才刚刚入夜,他有可能还并未穿上战衣。小丑想象着某个面目不清的男人,套进那件黑色的制服里,还有那些愚蠢的搭扣和抓钩,当他想感受到手指贴上肌肤的触感时,它们相当//令人恼火//。总是给蝙蝠足够的时间来把他扔开。

他的思绪被一阵沉重的脚步和车轮声所打断——他打赌有只轮子坏了,转动时发出难听的吱扭声。它们停在了他的房门外,随即传来锁被晃动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房间内。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那儿,将一份托盘丢进黑暗里。

“晚餐供应。”对方干巴巴地说,然后再次关上了门。小丑继续躺了一会儿,直到男人真的离开了才坐起来,掰了掰脖子又活动了下肩膀。平时他被允许和其他囚犯——不,是“病人”,这才对,这里是“医院”——一起用餐。但他在某个//糟//日子里卷入了一场战斗,并以打倒了一名守卫为收尾。然后他就在这儿了,被关押在单人间里整整一个礼拜,除了治疗时间能够被放出去。老实说,他当时还没开始打呢,他只是在正确的地点和正确的时间里笑着怂恿了别人。有个守卫误以为他也参与了其中,他将手放在了小丑身上,男人转身猛击了他下巴一拳。通常他总是这样打蝙蝠的,对方能承受得多了。

他起身走到托盘前,蹲下来拾起塑料叉子,戳弄着那团灰色的不明物体——“肉”,他假设——然后决定,像往常一样,他还不饿。他回到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开始伸展开他酸痛的肌肉。他想活动一下,可能是被关得太久了,他的肌肉抽搐着盼望回到哥谭——//他//渴望被压在那具高大,被黑色所包裹的躯体之下。他舔了舔嘴,抬起双腿翘到半空中,脚尖往下朝床垫弯去,将自己拗成一个艰难的姿势。他希望自己能把脚趾抵到他的头上。哦,过去在面对蝙蝠的时候他绝对足够灵活,当时机到了。

而时机很快就会再次到来。目前为止他已经被关了十天,被单独隔离起来四天。他不会再待太久了,他会成功逃跑。他总能成功。他已经计划了好几天,然后等他们把他放出来,他会再待两三天,表现得//格外良好//,再然后,他就像一道烟一样消失了。重回哥谭,穿上燕尾服,与蝙蝠在一起,风灌入他的肺中,//就像本该如此。//

在那之前,他不得不继续忍受这贵地方。他皱起脸,伸手拽过毛毯盖住自己。走道很安静,但现在太晚了,他不期望会发生什么了。他只是闭上眼睛,试图不去在意渗入骨缝的寒意。他打了个冷颤,该死。他已经尽力了,但他的身体却背叛了他。他蜷起身,试图汲取自己的体温。此刻他听到了有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沉重的脚步声,源于厚实的靴子与结实的身体。小丑所熟悉的脚步声。

他坐起来,将毯子扔到一边,深吸口气,迅速捋了把卷发。与此同时脚步声停了,锁被打开了。门被拉开,露出了蝙蝠的剪影,正背对着忽闪的走道灯光。

“小蝙蝠,”他咯咯地笑,“噢,多么//荣幸//。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小羊排。”

蝙蝠侠进了房间,直朝小丑走来,跨过被遗忘在地板上的餐盘。他来到他面前,单手揪起他的衬衣。

“我不是为你的荣幸来的,”他说,喉音严厉,“我有几个问题。”

“尽管问,//大男孩//。”小丑说,手指摸过蝙蝠侠的指关节,一路顺着他的胳膊向上,直到到达肘部前被用力拍掉。

“毒藤最新的毒药解剂。在哪儿?”

小丑愣了会儿,一脸困惑。他咂了咂舌头,皱起眉:“呃,小蝙蝠宝贝,别告诉我你已经老年痴呆了。我//看起来//像是只红脑袋疯鸟【注1】吗?”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上,“啊,确定没有她那双山雀。”他继续往下摸去,一手探入双腿间,然后傻笑起来,“啊!对,我似乎真有什么我//怀疑//毒藤也会有的东西。”
【注1:chick:小鸡,小鸟,少妇,<口>小姐;因此也有下面那句山雀(tits……代指女性乳房】

蝙蝠侠猛地将他推过小床,令他的背撞到了墙上。他向单薄的床垫俯下身,单腿跪在小丑的大腿之间:“回答,小丑。在哪儿。”

“我不想这么说,蝙蝠,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我有好久不和毒藤搭档了。我早跟她散伙让她//单干//了。”

“我不相信你。”小丑笑了,伸出双手,搭在蝙蝠侠的大腿上。

“你相信过吗?”他凑过身,微笑逐渐从他的脸上脱落,只余严肃的神情,投射在阴影中。他现在感谢院方坚决反对给他提供油彩,让他的脸上的伤疤在来者的眼中无所遁形:“但这次,蝙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不相信我。”

蝙蝠侠照做了,他望进那双绿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移开视线。

“那么,你知道哈莉的计划吗?”

“哈莉?”小丑笑出了声,“她的计划大概就是坐着不动,直到我从这里出去后再把她叫起来,小宝贝。”

“但这不是她现在在做的事。”微笑再次敛起。

“那么,我能问,我的小哈莉现在//在//做什么吗?”蝙蝠侠往后退开,让自己的腿离开小丑的触摸。他站起来,开始踱步,而Joker就看着他披风摆动时落下的阴影,以及阴影笼罩下的制服内的肌肉轮廓。他舔了舔嘴唇。

“你真的不知道?”

“我和你一样毫无头绪,蝙蝠。很明显,更甚。”他用手指敲着自己的大腿,希望蝙蝠能回到小床上。希望他能采取上些强势手段,这样小丑就有了理由去压制他。如果他能有个借口再爬到他的蝙蝠上去的话,他更可能会得到些//得当//的回应。倒不是说那男人曾反馈过几秒令人愉悦的反应。

“毒藤在本周市长所主持的小聚会上释放了一种毒素。”蝙蝠侠终于说道,“参会的所有人士,包括市长本人,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她要求以一千万的价格换取解毒剂。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几人表示愿意支付——但我不能允许这种趋势。”

“有钱的朋友。”小丑哼了一声说,“那一定//不错//。”

“你偷的东西足以令你放弃犯罪,过上国王的生活。”小丑耸耸肩。

“等你有个哈莉那样的女人,那一切都会赶在你估完价前就消失了。她的品味总是很贵,况且汽油也一直在涨价,小蝙蝠宝贝。”蝙蝠侠皱起眉,但还是继续说下去。

“她没有就此止步。这个周日她又威胁了一次,除非我们满足她的其它要求。”

小丑抬手玩弄着一缕卷发。他看见蝙蝠侠正注视着他的动作,笑着随意扯了一下让其弹回去,抛给他一个眨眼:“//很//有趣,蝙蝠,但什么让你觉得我也参与了?”

“每次毒藤为勒索与威胁发声时,哈莉都和她在一起。她下在香槟里的毒药胶囊颜色是红黑相间。并且哈莉的手下——//你//原来的手下,已经开始在某处炫耀荆棘戒指了【注2】。在任何地方。
【注2:原文是have begun to sport a ring of thorns on their person somewhere.抱歉我实在怎么都查不到这是什么意思。下面那句“任何地方”的原文也是Anywhere as it stands.】

小丑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从床上窜起来,手攥成了拳头。“那个没用、差劲、荒谬的婊子!”他几乎是咆哮着,“我才离开了十天,她就//已经//他妈和别人同居了?履行个小//承诺//很难吗?我告诉你吧蝙蝠,现在这年头你就找不到什么像样女人。”

蝙蝠侠对男人的挫败模样假笑一下:“那么我猜我来错地方了,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转身准备离开,小丑则僵住了,尖叫一声:“蝙蝠!”,同时伸手一把揪住了披风。

蝙蝠侠停下了,转过身,并未拽回披风。“听着,蝙蝠。”小丑说,声音逐渐低沉,严肃。他认识那种声音,危险的声音——因为那声音是克制的,而小丑从不受约束。“我得出去找我的小南瓜算笔账。就算她以为现在没有我她就是个热门人物了,我也得//联系//下她。我可以帮你点儿忙。”

“比如?”

“没有先提对问题,我不知道怎么说。”小丑说,咂着舌头,“不过我可以给你点儿什么。但是……”他的声音逐渐消失了,蝙蝠侠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你想要什么?”

“只是个小小的请求。不是现在,而是等出去以后。”

“我不会伤害任何人,小丑。”

“我又没要你这么做,甜心。”他咕哝着最后一个单词,拉过披风贴在胸口处,“就同意吧,蝙蝠。你已经没得选了,否则你也不会来找//我//。”他咧嘴一笑,而蝙蝠侠叹了口气。

“好吧。”

“给我两个晚上。”小丑说,“然后回来。到时我有东西给你。”

蝙蝠侠简单点点头,然后再次向门口走去。小丑松开蝙蝠的披风,注视着它从手中溜走,消失在紧闭的门外。等他再也听不见那阵狂暴的脚步声后,小丑才转身爬回自己的小床蜷身躺下,闭上眼睛,双手盖在脸上。手中的味道闻起来像是哥谭——像是风与夜空与化学品与烟雾——

像是蝙蝠侠的披风。

小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睡过了早饭供应时间。他在小床上抻了个懒腰,盯着略微变色的天花板——他们把他牢房里的灯开了。也许是为了叫醒他,刺他的眼球。他站起来,再次伸个懒腰,听见了骨头的嘎巴与肌肉的噼啪声,然后跨到托盘前。他蹲下来,拨弄着冰冷的溏心蛋,决定了自己又要跳过一顿饭。没关系,他很快就出去了,况且他每次拜访阿克汉姆都会掉几磅。

他在屋内走了几圈,抻着身体等着时间,甚至还试图健健身——他绝对拥有不了蝙蝠那样的力气和肌肉,哦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只是憧憬了事。他必须得让自己的身体有些力量。

终于,来了两名警卫和一名护士,他知道现在是10:45了。他们命令他站在房间中央,他照做了,任凭他们将他束缚起来,带出牢房。他的眼睛扫来扫去,试图看清每个人的脸,有些人他认识,有些人不。

他被带出了病房,带到了提供给医生们的更好些的厅室。他们停在一扇标有//约瑟夫·希尔医生//牌子的门前,护士敲了敲门,然后进去了。过了几分钟,小丑也被带进去了,其中一个狱警强迫他坐在椅子上。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头发乌黑,只有一点发白,但尚未秃顶。

//好极了//,小丑想,每次希尔医生都对他和颜悦色的。警卫们慢慢退出了房间,护士也跟着出去了。门关上了,希尔医生站起来走到桌前,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打开了录音器。他在垫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冷静开口。

“早上好,小丑。”

“啊,早——上好,医生。”他说,靠在椅背上,用力伸展胳膊。关于治疗的一件好事——就是他能有个理由坐在什么不是由弹簧和湿海绵所做成的东西上——比如他的床。

“隔离情况怎么样?”

“噢,真无趣。”小丑说,“一如既往。”

“那让你认识到你的过错了吗?”

“哦,对!”他双手一拍,“我不听话,我不应该打那个守卫。他只是在干他的//工作//。”医生皱起眉,小丑咬着舌头阻止自己。他想继续,挑逗和嘲讽,但他需要找个法子重回自由。蝙蝠明晚就会再来,他需要给他点儿什么消息。能让他再来的消息。这意味着他需要一点点自由,一点点回旋的余地,能让他找到他的联系人。

或者重新交几个。

“事实上。”小丑说,艰难克制住自己的声音,“我想跟他道歉。”希尔医生停止笔记,盯了他一会儿,小丑试图不啐掉口中讨厌的味道。自我背叛的味道。

//治疗//结束后他真的跟那人//道歉//了,同样震惊得站在原地的不止对方,还有医生。希尔医生对录音器继续声明,他认为这是个大进步,小丑似乎终于显示出了些自责。最后,小丑咬舌头咬得都能尝到血味了——但他知道自己不用再被治疗,并且能和其他病人一同吃晚饭,即使他只是被换种方式囚禁在狭小的牢房内,同时希尔博士正和同事们讨论减轻他的处罚。

//一小步。//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