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万合天宜】报告老板第二季之万圣节主题合集

标题:报告老板第二季之万圣节主题合集
原作:《报告老板》第二季+本煜所参演的万合天宜系列其他网剧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本煜角色水仙配对(详见每段标题)
警告:水仙、拉郎注意;私心注意;带《报》以外其他的万合天宜剧玩注意;有的是CP有的不是CP注意【x
摘要:万圣节主题的水仙梗
我把报告老板第二季本煜(除了老板父子俩这俩固定角色以外)每集出演的角色(详情见我之前整理的那篇日志)的郎都拉了个遍【x
有些是非《报》二的角色,都标注了出处

 

 

1.三叔X德古拉(出自《学姐知道》208)

阴风吹开了窗户,带着夜间的低温刮进屋内卷过油灯,烛火猛地一歪,后又摇摇欲坠地重新站起。

“这可是正宗的鬼吹灯。”

吴三省没回头,只是带着些许戏谑口气,伴着烟圈慢条斯理吐出这句话。

一双唇正压在他左侧脖颈的动脉上,暗色的薄唇下,尖利的犬牙若隐若现。

“不给糖,就捣乱。”

吴三省略转过头,视线往后瞥向那个数月前从某个洋斗里盗来的活物。

“捣乱就没血给你喝了。”

“……”

德古拉悻悻抽身离开,不耐烦地扯下领结扔到一边。

“扫兴。”难得赶上一年一度的万圣节的吸血鬼脸色不佳,毕竟活了八百多岁的他可难得童心起。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捏住了下巴抬起来,并被拉入了一个带着浓烈烟草气息的吻中。

“谁说不给你糖了,小子。”

 

2.关羽X刘备(出自《万万没想到》102和小兵过年)

“大哥。“关羽叹着气劝,”别闹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

“呜呜呜不嘛不嘛,人家就是要过万圣节嘛!”蜀国国君此刻正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地拍着地板扭着身子哭闹着。

“大哥。”关羽继续叹着气劝,“诸葛先生都说了,那是外国人才过的节,咱们蜀国人不过它,就连吴国魏国都不过。”

“啊!”一秒恢复了低音炮,并且不知何时已经站起来了的刘备一脸恍然大悟,“岂有此理——我去摔个大锤泄愤!”

关羽眯眼望着大哥风风火火离去的背影,捋着胡子叹着气笑。自己这个大哥,永远跟个小孩似的,真是不让人省心。

远处似乎传来了谁的惨叫三重奏?啊,真是好耳熟的声音啊。

 

3.泷谷源治X王胜利

泷谷源治抽着烟,等在翔蓝校外。

王胜利拿脖上挂着的白毛巾擦了把汗,然后换掉被汗浸得湿透的背心,急匆匆往校门口赶去。

“胜利啊,你可快点儿吧。”门卫张大爷遥遥见他打了个招呼,顺手拉开手里的王老吉,“介冷的天儿,你那小男朋友在外头等你半天了!”

王胜利应声致谢,将快走改为了小跑,一到门口就看见了那个在这十月底还只穿着一身黑色校服的男生。

“你们日本人是不是都不怕冷啊。”他笑着跑到源治面前,“抱歉,久等了。”

源治吸了最后一口烟,然后丢到脚下踩熄,随手将拎着的什么东西丢给了来人:“怎么这么晚?”

“临时接了个活儿,和赵援朝比谁更快。”王胜利接住了那个包装精美还装饰着骷髅暗纹的小袋子,顺势掂了掂,“南瓜糖?你怎么会买这种小女生的东西?”

“老师给的。”源治挥挥手,然后插进衣兜里往校外走,“说是这段时间守规矩的奖励。——不过如果你需要,说一声,那个赵援朝我照样揍他。”

“别。”王胜利笑笑跟上,拆开了手里的袋子,剥开糖纸,“你和那什么芹泽多摩雄斗就行了,我和赵援朝是我跟他之间的事。”

“你的事也是我的事——”源治刚回头,嘴里就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块糖。

“今天是万圣节,学校难得放半天假。”王胜利给自己也剥了块,“吃糖,别管那俩糟心的货。”

 

4.罗政委X鬼王+道长

“一切的妖魔鬼怪,都是纸老虎,在【哔——】的精神照耀下,都会灰飞烟灭。”罗政委一如既往地大写的正直。

“你有胆子否认万圣节,你有胆子别消音啊!”鬼王拍案而起。

一旁的道长戴上了自己小徒弟上次从大城市给自己捎来的耳机,悠然听起了道德经。

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贫道飞升。

 

5.皇阿玛+格格

宫廷画师本杰明近日向宫里的一干闲着没事儿干的格格阿哥们安利了一个他老家的节日:万圣节。

本来对此还饶有兴味准备凑热闹的皇上,在看见了自己刚找回来的那个胡子还没剃的“闺女”之后,顿时就辣眼辣得兴趣全无了。

妖魔鬼怪什么的,何必非要去看什么西洋景儿,自己面前,不就有一个吗。

 

6.警局局长X马建国(出自《学姐知道》209)

这里的人都知道,马建国是被冤枉的。

他是这片儿公认的乖孩子,老实,听话,长得又好,高个长腿,除了有点不太安分,比如老喜欢往舞池跑,或者带着一群小孩过什么挨家挨户敲门的洋节日,但说实话,年轻人有几个不爱玩的?可要说他会吸毒,那真的是没一个熟悉他的人会信这话。

可惜,那一年是96年,正摊上了第二次……

已经退休了的前警局局长偶然路过那处早已关门多年的舞池,年代久远,红门上的油漆也早已斑驳皲裂。

明明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可他还是忽然想起了他还只是朝阳区一介片儿警的那个晚上,隔壁老马家的小子忽然挑开了自家门上的纱帘,笑嘻嘻地往自己屋里头迈:“叔,你家借我躲一下:我带那几个小孩儿把我们家里头的糖都给吃光了,现在我爸要拿笤帚揍我。”

“你啊你,”当时的他被这小子给弄得又好气又好笑,连忙招呼他进来,“你说你爸能不生气吗,这年头糖可是金贵物啊。”

“唉,话也不能这么说,”马家小子也不知道吃啥长大的,才十几岁的年纪个头就疯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了,一手在兜里不知道掏着什么,“关键是那几个小孩儿高兴不是?哦对了,叔,给。”

他掏出一只大白兔递过来,那种三分钱一颗的奶糖:“‘不给糖,就捣乱’。叔我给你糖了,一会儿我爸揍我你可得护着我点儿啊。——我这不算向公务人员行贿对吧?”

那双狡黠里透着机灵劲儿的眼睛他还记得,可他再也见不到那双眼睛的主人了。

他只给了他一颗糖,他也只能护着他直到糖化尽的那一刻。

 

7.警局队长X东剪青龙(出自《万万没想到之千钧一发》)+老板家女主人

“叔……”

“闭嘴。”

队长垂着脑袋,胳膊肘撑在桌上,两指掐着太阳穴慢慢揉。

“你先让我静会儿。”他疲惫吐着气,“我今儿刚端了一诈骗团伙,回来就看见你小子‘又’因为强行推销被弄进来了……我当初就不应该从那个传销窝点里头把你给救出来,省得给我找这堆麻烦。”

那个一头黑长直发型的男理发师低着脑袋听训,配着他身上的白大褂,猛一看跟贞子似的。等着对方气撒完了,他才抬头为自己辩解:“这次真不是强行推销,我就只说了一句。”

“什么?”

“先生办个会员吧,万圣节期间八五折优惠。”

沉默。

“你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吗?——那是轩辕建国他妈,不是他爸。”

沉默。

“哦。”

“不过不怪你,他们一家三口长得都一样。”队长伸长胳膊越过桌子安慰性地拍了拍对面人的肩,“还有,跟我说话的时候睁开眼,我坐这边呢。”

 

8.慕容广场X杀马特理发师傅(出自《学姐知道》110)

如果说谁是洗头小弟心中最可敬的人,那么一定是在臭不要脸的师傅宣布要和自己“公平竞争”师姐时,踏入店内的那个银发男子。

“这么大的人了,跟个小破孩抢什么女朋友。”来人拨开垂到眼前的刘海,“先过来帮我弄头发。”

“哎,好。”小弟见自己师傅立刻收了那副老不正经的架势,把怀里的师姐随手推给自己,“跟你师姐一边玩去。”

“谢师傅!”

没理会真一边儿玩去了的自家那俩徒弟,师傅边收拾理发工具边顺口问:“广场——”

“你把口音收一下。”慕容广场抬手打断他,“我听你天天学台剧腔我难受。”

“行。”师傅也不生气,反而还是笑呵呵的,“谁让你是全村唯一一个初中毕业的,你有文化听你的。说吧,这次要染什么色儿。”

“染回来就行。”慕容广场没多说,毕竟兄弟之间撕逼这事儿,说出去只会讨人笑话,“顺便帮我剪下刘海。”

“怎么不让富贵给你做?”师傅也没多问,端着工具就过来了。

“我照顾你生意,不行吗?”

“行啊,慕容大支书。”师傅呲牙一乐,抖开布给他围上,低头看见对方正抬头看他,立刻卖了人,“富贵那小子上次来我店里跟我说的。他还说他家的韩流美发可都靠你了。”

慕容广场翻了翻眼睛,低声骂了句嘴真快,却也不是真的生气:“那就好好剪,以后你家的理发店也有我罩着。”

“好嘞。”师傅挽起袖子,“虽然我真想给你试试上次我刚从电视上学来的洋发型——毕竟这不眼看着万圣节就到了吗。”

“你打住!这次我是要去拉选票,你要敢毁了我头发,信不信我再把你胡子撕下来一次!”

师傅摸了摸自己唇上粘着的假胡子,在手痒和维持自己“稳重”形象之间犹豫再三还是遗憾选了后者。

没事,等广场真当上了村支书,自己有的是机会练手,嗯。

 

9.车主X教练(出自《万万没想到》210)

这是飞一样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在布满利刃的大地带着痛——

“哎。”一手拍了拍他的肩,“BGM停一下。”

白衣的车主停下歌舞,回头看到来人:“哟,教练?你怎么来了?”

教练不是他教练,教练是国足教练,嗯,专职是带着队员在电视前道歉的那种,不过和他有点交情,刚才那两脚的脚法也是他教的。

“怎么样,我刚才那一踢踢得,”车主还有点兴奋,跟他比划着,“帅吧?”

“嗯。”教练扬起眉毛,点头,“不错,孺子可教。我就说这一招管用,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是挺管用的。”车主拢拢有点散的长发发尾,“哎不过既然这么管用,你们国足为什么至今没出线啊?”

“……”教练咽下了那句本能就要脱口而出的“对不起”,然后转了话题,“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车主抓着发尾想了想:“距离国足和卡塔尔的12强赛还有20天?”

“——是万圣节!”

“哦……教练你别哭啊。”

教练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心想要跟一个球迷谈恋爱怎么就那么容易受伤呢?

 

 

评论
热度 ( 7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