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由洪转青

 大、大概是因为………………老张那套写真实在是太苏了【?

方北樘:

七七七那个青帮段子的后续,最后不甘寂寞加上了师父.
所以说只有照片我们是怎么拼了3000的!





爷是个爱玩的,从北平到上海,又从上海到佛山,走了一路玩了一路。
他也挑东西玩,养猫不养狗,养鹰不养鸽。平常常年带着副皮手套,深灰的大衣披在肩上,手里握着镶金错银的檀木手杖。
他不养女人,他窑子里的女人脏。同理,也不养男人。
爷有洁癖,挺严重,出门在外东西必须全是新买回来又洗过的,随身带着一把上好的紫砂茶壶,爷说别人用过的东西他不碰,特别是过口的物什。
外表他温吞如玉又明耀异彩的让人挪不开眼,就跟他的名字一样——钟鼓铿鍧,管弦烨煜。可他手底下的人都知道,这爷是出了名的狠辣。
“张爷,人带到了。”
他抱着猫,抬眼往人身上一碰,对面的小皮子就受不住跪在他跟前。猫是常年被训着的,即使皮质手套划过脊背不甚舒适也没动弹,他也眯缝了眼专心逗着手里的小玩意儿。过了半晌那猫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才温吞吞的开了口。
“就这点本事,还来我的盘口儿叫唤啊?”
话里带着笑,身后的几个手下听着却打了个颤,他们几个跟爷时间不短,知道他表现越和善,脑子里想的“玩法”就越阴狠。那小皮子跟猫一样也是训好了才拉上来的——舌头被拔了,说不出话也喊不出声来。
“得了,也算是你命里该着,死我手下…不亏。”
他站起身来慢悠悠晃着,怀里的猫也安安生生的窝着。
“那句话这么说来着?哦,由青入洪,披红挂彩…由洪入青,扒皮抽筋,对吧?”
他在屋子里转了个圈,然后又坐下。端了茶壶吮了一口,茶有点凉了泛着股苦腥,他蹙了蹙眉又舒展开来。
“扒皮抽筋,倒是个好玩法。不如就这么着,明儿中午间,就在外头广场上,我要当着整个佛山的面,扒皮抽筋。”
拿起旁边架着的手杖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皮子挑了挑,然后转过身去慢悠悠溜达出屋子。
“消息连夜撒出去,看好甭让他死,我倒是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打安清门的脸。”
安清门势力从天津卫开始直至上海滩都是一手遮天,而往南走到广东势力就下来了。而洪门则是四海一家,虽然分布广但势力没那么大。张爷走出门暗笑了出声,也正好也借这个由头让佛山知道知道,这地界儿安清门不是管不住,而是不想管。
第二天正午时,广场上已经聚满了围观的人,他手底下几个都是跟着从刀尖上走下来的,办事儿严谨利落,吩咐时候是晚上七点,而第二天六点他要活扒人皮的消息就传遍了佛山。广场正中央圈了块地方立了根柱子,上头绑着那个不长眼的。青帮张爷走上数十米开外的高台坐下,今儿个天冷风大他披了件带毛领的长大衣在肩上,怀里还是照旧抱着那只雪白的猫。
“开始吧。”
一声令下,那边正准备动刀子他却先抬手制止了,笑眯眯的站起身来对着人群开口。
“我知道大家肯定都觉得活扒人皮血腥了点,不过呢…满清十大酷刑里有一条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剐。”
男人笑了起来,全然不顾底下的震惊。
“这剐啊,以前只有老佛爷能看见,今儿我就做回主,让大家也开开眼。”
柱子上绑着的人被解下来,用了张大目的渔网网住了吊起,皮肉就被绳网勒成一块一块的。
“所谓剐呢,就是把人用网捆住了,拿刀子把网里的肉一片儿一片儿片下来。”
他话音刚落那边的手下就抄起了刀子,尖利的柳叶刀划过皮肤瞬间血就涌了出来。而第二刀还没下去人群中就传来一声住手,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是一个一身月白长衫的男人。
“哟?来劫法场的啊?”
张爷眯着眼打量来人,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间倒是有股子习武之人的做派。几个手下去拦却纷纷败下阵来,而他就坐在高台上看着那个人把渔网里的皮子救了出去,抬手制止他们别再追。
“众目睽睽,就这么把人劫走了…你们可真是好本事啊。”
男人坐在沙发里,白猫嗅到了主人的戾气不敢吭声,而面前几个手下早就被吓得体似筛糠。
“怎么着,查着什么了?”
“跟爷回,查着了,那人叫黄飞鸿,是…是宝芝林的当家。”
“宝,芝,林。”
逐字的念出来,然后阖上眼抬头倚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
“你们真是有本事,让一个大夫把人劫了,真棒。”
话里是真带了怒火,吓得白猫跳下去躲起来。
“无论用什么方法,明天晚上把人带我面前,否则……”
他停顿了一下,拄着的手杖轻轻敲击地板。
“今儿没剐了的人,你们几个就替他吧。”
黄飞鸿还是被手下绑了来,他坐在对面盯着看了小半个时辰都没醒,转过头去问那个手下。
“你们给他下什么东西了?”
“跟爷回,就是迷药,比平常剂量大了些…他练武,不得已而为之……”
爷哼了声表示明白,扭过头接着盯着面前昏迷不醒的人。黄飞鸿醒过来一瞬间就看见衣冠楚楚却又浑身散着阴冷气息的青帮张爷,他是被下了迷烟又灌了迷药,那玩意儿对嗓子伤害很大,导致他张了半天口也没说出话来。张爷在他睁眼的一瞬间就看见那人眼底干干净净的正气,有意思,可真有意思。接过紫砂茶壶给他灌了一口水,没想到的是那人一口喷他脸上。
“土匪!”
后头站的手下血都凉了,他家爷两个忌讳,一个是洁癖,一个是被人喊匪。
而被喷了一脸水的男人侧头阖着眼,慢悠悠的抬手将水拭了,将手下他们喝退。
“匪?”
一只手压住他的脖子,逼迫那人抬起头来,而另一只手抬到唇边咬住指尖一扥将手套扥下来,露出纤白泛凉的指尖,灵巧的解开他领口上的盘扣。
“那老子就先奸后杀,让你知道,什么叫匪。”

end.

小七-约翰尼德普没家暴:

标题:由洪转青
作者:道莫小七
警告: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青帮AU;非影剧的衍生,而是本尊的两张写真照衍生;私设满满;我也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本尊的写真同人【?
摘要:由青转洪,披红挂彩;由洪转青,剥皮抽筋
注释:更多备注以及配图见后记

  

 

  

男人端坐在椅子上,手上抱着猫,不紧不慢地顺着毛。

  

他天生就喜欢这种触感,顺滑的毛皮下,紧连着的是一层微微颤动的温热,那意味着在他指下的是件:活物。

  

他可是难得脱了手套,裸露出修长白净的指头,仔细着一遍遍爱抚过那猫的脊背。猫高兴,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他也高兴,嘴角噙着笑。

  

他往日里都面上带笑的,不过此刻倒是多了几分真意在里头。

  

就算听着手下带来的消息也没减。

  

然而手下却没他这份惬劲儿,他所传话的消息内容着实令他光火,然而这份火却又因捉摸不透自家爷是怎么想的的敬畏而被压着。

  

其实说起缘由,倒是容易让外人听了笑话去。寻常人等分不清青帮与洪门的区别,甚至以为二者之间是从属关系的也是大有人在,混淆也是常事。但青帮洪门内部,可是规矩森严。因对前朝的复辟活动热忱度不同,洪门一度视青帮为叛徒,不许门下成员转投青帮,更是放言“由青转洪,披红挂彩;由洪转青,剥皮抽筋”。

  

今儿上午,就有个刚从洪门转投到青帮没几天的后生,在码头堵住被人打了。因为围观的多,剥皮抽筋不至于,但人也是进医院了。

  

“剥皮抽筋?”

  

半晌,男人才开了口,嗓子里仍带了那种柔柔的笑意。

  

“这都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皇帝都没了,这反清复明的规矩还死守着……”

  

他抬了眼,似是不经意地问自己的手下。

  

“你说,他们到底是忠呢,还是就是看我张某人不过,想找个借口打我脸呢?”

  

“张爷息怒!”手下顿时立正站直,头埋得极低,额角都似乎有汗沁出。

  

男人朗笑出声,似是终于抚够了,将猫放在膝上,伸手取过桌上的手套,给自己戴上。

  

“行啦,下去办吧。这祖上的规矩呢,不遵守也不好,也难为他们几个了,都几百年了还记得这事……这夸下的口,不能做不到,把那几人找出来——”

  

黑色的皮革一拉到底,严丝合缝地贴上苍劲有力的手指。

  

“明日午时,剥皮抽筋。”

  

 

  

END

  

后记:世上最痛苦的事就是我特么对着几张照片开了个脑洞

  

  

  


因为提了这个tag,所以我原本以为这是他《乘风破浪》那片的扮相……结果今天《乘风破浪》真·预告片出来了,不是
总之,脑洞私设,无关真人

  

以及为了这么个设定,我去补了青帮的百科
然后其中一条让我开了这个脑洞
【倾向于行会性质的青帮并未如洪门般强调反青复明,但多少也认同这一思想,提倡“替天行道”。由于青帮并未积极从事反青活动,所以洪门一度将其当作叛徒,严禁洪门会员转投青帮,称“由青转洪,披红挂彩;由洪转青,剥皮抽筋。”。但为了避免冲突,两派仍多称“青洪一家”,所谓“红花绿叶白莲藕(指洪门、青帮、白莲教),三教原来是一家”。尤其清代后期,不少青帮弟子也开始反清,两派逐渐减少敌对。】
所以文末的那句,意思是,把那几个对转投青帮的那后生下手的人找出来,把他们给扒皮抽筋

评论 ( 8 )
热度 ( 10 )
  1. 量词破碎-2037道莫小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道莫小七鹤云樘. 转载了此文字
    大、大概是因为………………老张那套写真实在是太苏了【?
  3. 鹤云樘.道莫小七 转载了此文字
    七七七那个青帮段子的后续,最后不甘寂寞加上了师父.所以说只有照片我们是怎么拼了3000的! 爷是个爱...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