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后缀解释了整整一年,如今我被劝着放下

但我还是想说,德普没有家暴,反倒是那位“傻白甜”希尔德女士,才是个满口谎言甚至污蔑警方作伪证,曾在机场家暴同性女友而被逮捕,作秀捐赠却又因自己的无知翻脸出尽洋相的,骗子
蹭热度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全家爆炸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但是因为雷lt所以不吃米丑,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电影宇宙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雷点】:轻易不吃安利。对所吃的和产出的一切配对原则都是攻受同萌,做不到双萌的配对宁愿不吃也不产
虽然有些all受倾向但反感受方“万人迷”,本命被拉黄瓜甚至被拉菊花的经历雷得想骂人
因此拒绝母猪本
也基本不吃ABO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原创】【报告老板】【煜白】江湖初见

标题:江湖初见
原作:《报告老板112:东呆西萌》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煜白
角色:道长!本煜,丐太!白客,七秀!子墨
警告:剑三AU,私设如山,查水表【?
注释:更多解释见后记

 

道长是江湖新闻的主持人,在武林央视大楼上班。

小乞丐就是个送信的,揣个布口袋满江湖跑。

原本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一个纯阳一个丐帮,更何况俩人身份也不同,一个主持人一个快递员,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大概此生都没什么相见更遑论相识的机会。

然而这个意外叫子墨。

“小白小白我跟你说,今天啊人家第一天上镜可紧张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子墨是个七秀。至少他自称是七秀,实际上他的朋友都清楚,七秀坊只收女徒弟,即使后来破例放宽了收徒条件,子墨也已经过了舞勺之年。

因此他的真实身份与性别就成了谜。

“怎么着?”

“哎呀你不知道,人家的搭档是个道长,长得人高马大的,看着就吓人。不过好在那道长也不摆谱,还安慰人家说:‘没事,新人嘛,一开始都紧张,待会儿看提词器,好好跟着念’,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你倒是说啊,你都让我猜两遍了。”白客把包子掰开递过一半过去,看着子墨一脸忍笑忍得辛苦,自己不自觉也笑起来。

子墨接过包子终于哈哈哈地笑出了声:“结果他自己就NG了十几次!不是忘词就是跟不上提词器,最后还得我反过来安慰他,他直接一扁嘴趴在桌上哭了哈哈哈哈哈哈……我靠白客你是不是又烹饪失败了。”

原本跟着子墨哈哈哈的白客见对方把那半个包子扔进嘴里后五官立刻皱成了一团,连忙跟着咬了一口,然后也皱着脸吐了出来。

“哎哟还真是,算了你别吃了,我下次重新做。”

“嗨你也别重做了,我单位有食堂,走,我带你蹭饭去。”

那个丐太立刻爽快答应了,收拾起东西就跟上了自己前不久刚考进事业单位的公务员发小。

“不过你那搭档到底怎么考上的啊,忘词成那样……”蹭完吃喝后的白客跟在子墨身后,在央视大楼里东瞅西看,“诶你别说这大楼从外面看是怪丑的,里头还挺亮堂。”

“这是新楼,原先那楼过年时候被烧了,新楼盖得急,就成这样了。”子墨一时心痒,左右现在楼里也无人,便索性带着自己发小闲逛了起来,“来来我带你参观演播厅。”

“诶我还记得着火那事,那时候江湖还有传言,说你们央视的自己都扛着摄像机在拍呢。”白客亦步亦趋跟在子墨身后,探头打量着演播室内,“那这么说,这楼是后来建的啊?”

“是呀。”

“不是,是一起盖的。”

忽然响起的第三个声音,吓了两人一跳。

灯被摁亮,原本昏暗的演播室里一下子明如白昼。有个一身南皇装的道长正坐在角落的椅上,无奈看着两人。

“松开吧,有胆子闯空门,没胆子见人啊?”

子墨反应快,立刻推开方才还抱在一起尖叫的白客,脸上堆笑走过去问:“本煜哥哥,还不下班呐?”

“嗯,这不是、明天还有主播,”对方扬了扬手里的kindle示意,“先把台本过一遍。”

白客缓过神来,打量了对方的门派服以及身高,再联想到今晚发小的吐槽,脱口而出就是一句:

“哦,你就是那个老忘词的道长啊。”

子墨立刻转头瞪他,眼神里写满了“你特么看不出来他人高马大能一个打俩啊?!”。

而那道长只是咳了一声,摸摸鼻子:“我之前是幕后的,负责同声传译。今天也是第一次到台前。”言外之意是对今天的怯场尽力的挽尊。

“没事,新人嘛,一开始都紧张。”子墨熟练地又安慰了一遍人,然后借机准备逃跑,“那本煜哥哥你慢慢看,人家就不打扰了。白客,走。”

“白客?”被称作本煜的道长看向门口的丐太。

“我朋友,非缠着我过来蹭饭。”已经退到门口的子墨娴熟地甩了锅,并对不满的白客呲了呲虎牙示意闭嘴,“那我们先走啦。”

“嗯,”本煜点点头,“有空常来玩。”

门被关上后子墨才松了口气拍拍胸口:“呼,吓死老娘了。”

“不是,你这反应也太夸张了吧。”白客有点好笑,“不就是被抓到带亲友来探班吗。”

“哪啊,你不知道,本煜哥哥平时可吓人了,沉默寡言,不说不笑的,看着就凶。”

“哦我觉得是这样:你看着他凶呢,是因为他看着比你高。”

“你讨厌!”听出对自己身高编排的子墨立刻推了他一掌,“下次不带你来了。”

“不来就不来呗。”白客挠挠头发不以为意,“反正也没人请我来。”

“谁说没人。”子墨哼哼两声,“本煜哥哥刚才说‘有空常来玩’你没听见啊?”

“……那是对我说的?”

“废话!要是对我说那可不就意味着我该卷铺盖走人了。”

白客回头看去,然而演播厅的位置已在走廊的拐角之后了。

“我觉得人家也就是客气两句。”他转过头继续挠着头发走。

“是不是客气下次再带你来不就知道了。”子墨继续哼哼。

“行啊。”白客随口应下了,也没多想。

直到后来他和某个道长结了情缘,才恍然大悟悔不当初。

“——刘循子墨啊刘循子墨!”

END

 

梗释:

1.老张在报告老板112里cos的是纯阳成男,游戏里的称呼是道长。南皇是那身的套装名称。主播忘词梗出自《星闻天下》

2.子墨……子墨那身打扮查得我想吐血……他头花是七秀的南皇成女,但盔甲是官方的恶搞同人图秀爷——七秀没有成男,只有成女萝莉和正太,而且秀太也是后来增收的徒弟,并且成年后就得出师
而且就算是那身秀爷,衣服也不对…………啊吐血again!
与老张的搭档梗和与白客的发小梗分别出自原剧

3.白客其实在这集没cos,他只是在片尾用坑了他老板的游戏币玩了个丐太

4.酸包子梗是剑三烹饪系统有一定概率失败,就成了酸包子

5.我老想写柯达的破军五毒梗了可惜没写上【?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道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