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原创】【万万没想到大电影】桂花酿

标题:桂花酿
原作:《万万没想到》大电影
作者:道莫小七
角色:张南山,慕容白,王大锤
等级:PG
警告:慕容白父亲早逝,将幼子托孤村长设定
摘要:桂花微雨湿轻绡,那将回忆寄无聊。
备注:梗源于《报告老板》与大电影联动的特别篇中,慕容白的父亲配音是老张

 

张南山从没带过孩子,在慕容白的父亲将只有六岁大的幼童托付给他之前。

彼时的张南山面对托孤重任倒也坦诚:“我不行,若是有难,我肯定是第一个跑的。”

但全村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时就已经跑得比他还快了,无奈之下,一村之长只能硬着头皮接过了这个担子。

也不是没心存侥幸,毕竟对于石牛村的人来说,慕容一族的使命注定是要保护他们,因此便盲目自信这奶娃娃一定能安全活到传递香火的时候。

所以那天一个没看住,慕容白便在湖边意外失足落水之事,可把张南山吓得不轻。

将湿漉漉的孩子匆匆抱回屋里放在炕上,不顾一身的水,先把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来扔到一边,再给赤条条的冻得打哆嗦的慕容白裹了两层棉被,又给灶膛里填了两把柴火确保烧足了热气的张南山,才有功夫将嗓子眼里悬着的那口气重重吐出来。

这孩子可是石牛村的守护者,若因为自己的疏忽,让整个镇子陷入危机,这罪状自己可担当不起。

身高八尺的村长蹲在床前和身量不及他一半的男童平视着,比对方更像小孩子的软绵绵的声线里带着委屈和几分本能的埋怨:“你吓死我了……”

慕容白低下头,虽然裹着两层被子,但刚在冰冷的湖水里泡过,又受了惊,还是有几分口齿不清:“抱歉,村长叔叔,让您担心了。”

张南山扁了嘴,但还是伸手把从男孩肩头上滑落的被子又重新拉高盖好,嘱咐几句好生休息,自己起身出了屋。

落水的人应该喝点酒,祛祛寒气,但他不确定给这么大点儿的小孩喝酒合不合适,思索再三后,便打算拿上钱去打点儿醪糟。

“哎哟——”

结果没想到刚出门就和一个匆匆奔来的小家伙撞了个满怀。他没事,一头撞到他肚子上的对方可是捂着鼻根酸出了眼泪。

“怎么是你啊?”看清之后,张南山标志性的绵软质问脱口而出。

撞他的无非别人,正是那个不久前刚化成了人形的小妖怪,王大锤。

说起来,村人们都知道这小妖怪的真实身份,但在起初的惊恐过后,见这小妖怪并没有什么害人的举止,也没什么自保的能力,便也逐渐放下了戒心,甚至还对其吆五喝六,使唤了起来。

“我还不是、”王大锤揉揉撞红的鼻子,“听说慕容那小子掉水里了,过来看看。”边说还边伸长了脖子朝张南山身后的屋里张望,“咋样了现在?”

“去去去,”张南山板着脸赶他,“慕容公子好着呢,别在这儿添乱。”

“这哪能是添乱呢,”小牛妖不乐意了,“我好歹也是石牛镇最强的妖怪Boss,这么多年来一直孤独求败,好不容易出现了个能和我匹敌的对手,他要是出了意外,那我还上哪儿找第二个——”

“好了好了。”张南山没耐性听这个总被村民当免费劳动力使唤的小妖怪的自吹,刚要继续赶人走,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暂停了把对方架着两条胳膊准备扔出去的举动。

“你,真想帮慕容公子呀?”他把人放下,弯腰按着对方的肩膀,语气神秘兮兮地问。

王大锤眨了眨眼,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等到买完醪糟的村长回了家,就看见快被气哭的小妖怪,正用蜜糖渍着施法变出来的一碗桂花花瓣。

“怎么了?”张南山寻了只干净锅子,边往灶里烧上柴火边问,“把那只碗递给我。”

“慕容白那小子太烦人了,我怎么跟他找话他都不搭理我,就知道一个劲儿赶我走。”王大锤边递过酿好的蜜桂花边气呼呼地告状。

张南山一时没接话,只是专注盯着锅里和着桂花一起倒入的蜂蜜与砂糖,确保糖粒能被煮至融化。

慕容一族身负诅咒,天赐降妖除魔的能力,却绝然活不过而立之年。一开始就明白自己的命运,便很难再对世间百态产生执念。友谊这种只会与人徒增羁绊的情感,更是被干脆利落地划分在需要摒弃的范围内。

“慕容公子是要成大事的人,他不需要多余的人去打扰他。”最后他将烧好的糖桂花倒入碗中晾凉,声音也比往日低沉了许多。

王大锤似懂非懂地摸摸下巴。

哦,原来是这样……所以自己就要肩负起帮慕容白驱赶闲杂人等的职责,助他早日成大事,毕竟放眼整个镇子,也就只有慕容家的小公子勉强可以称得上是自己的对手了,嘿嘿,这么一想,感觉助人为乐的自己又更帅气了呢。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是村长口中多余的人的小妖怪从偷笑中被一股浓香引回了神。他吸了吸鼻子,好奇往锅边凑了凑:“诶村长,你在做什么?”

“呀!”差点被手边忽然冒出的脑袋撞抖了手中碗的张南山急得变回了本音,放下正往锅中烧开的醪糟里舀入桂花蜜的勺子,把那只顶着两根尖角的小脑袋推回去,“去去去,我在给慕容公子煮醪糟,怕他嫌酒味重喝不惯,才烧开了又给他放点儿糖桂花压那味儿。”

“我闻着挺香的。”王大锤不死心地又扒过来,“他不喝给我喝呗。”

“想都别想!”张南山立刻警告,“这些可没你的份。”

不过最后,还是两个孩子一人捧着一碗,一个坐在床上埋头小口啜饮,一个仰着脖子喝得津津有味;屋子里唯一一个成年人,则蹲在院里给慕容白搓洗着那身湿衣服,任由俩小的瓜分了他烧好的所有桂花酒酿。

 

那是张南山为数不多的与那两个孩子有关的轻松回忆。

发须花白的他伫着杖,端坐在家门口静静地望。

谁也不知道他在望什么,或许是镇中心的青石牛,或许是慕容公子的衣冠冢,也或许是等一场夹杂着桂花花瓣的秋雨落,能再给他一场回忆往事的牵魂引。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评论(5)
热度(3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艾梅伯希尔德,婚后对德普多次家暴,殴打辱骂,在他的床上拉屎,婚内多次出轨包括但不限于詹姆斯·弗兰科、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前任女友。离婚时为敲诈巨额赡养费,伪造受伤照片并伙同马斯克污蔑德普清白,离婚至今仍在以“被家暴但仍独立强大”的人设圈粉造势
祝盲目追捧表面的人设,或为正主的精明狡诈而得意叫好的她的粉丝,你们真心喜欢的事物被践踏到泥里

欧美向主创作:
强尼德普角色同人
班德拉斯角色同人
希斯莱杰角色同人
以上,仅吃角色同人
M家吃红恶魔X激流,其他CP杂食
DC家主吃蝠丑及其一切变体,不吃超蝠,其他CP基本杂食;
不接受甚至可以说是恶心Amber Heard版湄拉,对这届DCEU全面弃坑

国产圈重回万合坑
主创作张本煜角色水仙,或万合天宜全员向
对这群人是杂食向,基向姬向BG向,甚至水仙拉郎都来者不拒
焦恩俊是本心,带我走上水仙不归路的引路人

日漫回的是黑执事坑,主粉死神组

主页用来发得到了作者允许的译文,子主页用来发暂未得到回应的译文

子主页:http://daomo8.lofter.com

爱发电:https://afdian.net/@daomo7

©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 Powered by LOFTER